墙»

吐司网重要通知

打开邮箱,收到一封来自吐司网的邮件,标题为“吐司网重要通知”。我第一时间试着回忆,我上次访问这个网站似乎已经是远古时代的事情了,我已经忘了它,被小心的放在我记忆的阁楼里最阴暗的角落里,落得满是灰尘,若不是这封邮件,还真的可能再也不见天日;今天,它还记得我。

我说过了,自由是很危险的…

今日在Google+上看到极其出彩的漫画,来自圈友“蟹农场”,有兴趣的圈友可以自己去圈养他。这里转蟹农场的几张经典作品。

你们都是生命的奇迹

动车追尾事件给P命带来的启示:你们都是生命的奇迹。

为什么IMDB会被封…

其实IMDB早就被封了,哥在去年就有一篇附送IMDB访问方式,今天更新了一下,又可以国内直接通过IP上了,只不过有些图看不到。其实我们Party是有先见之明的,对于自己不能控制的东西那把它干掉就好了。看看我朝当前最热影片《建党伟业IMDB上的遭遇,就知道为什么IMDB会被封了…

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 这是一个荒诞的时代

2011年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毕业晚会,副院长何兵致辞:这是一个非常荒诞的时代:鼓励你唱革命歌曲,但是不鼓励你革命;鼓励你看《建党伟业》,但是不鼓励建党。”接着,他寄望毕业生:“你做不成包公可以,但你不能陷害忠良,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底线的遵守。”

日本地震了,CCAV和广大群众是这样的…

日本地震了,CCAV顶住压力,保持了其一贯的高端作风~~,而广大人民群众则纷纷表示影响不大~

Google的HTTPS…

在最近一个月以来,我在Google Reader里阅读的时候会时不时的遇到失去连接的情况,这时虽然可以继续阅读当前已经刷新出来的条目,但是已经无法进行对这些条目进行任何标识操作,刷新GR的话会遇见常见的没有相应的情况。开始我并没有注意,毕竟HTTPS连接的情况我还是比较放心的,前几次遇到以为是偶发情况。

Google.com最新访问方法

1. 直接使用IP,比如66.249.89.99
2. 使用Google SSL,这个改HOSTS就可以,不受这次墙抽风的影响。
3. 使用https://www.ggss.com ,这个不用改HOSTS,不用代理,直接可用,就是速度有点慢。

韩寒《独唱团》停刊,一个人的独唱,每个人的绝唱

韩寒今天发了篇博客《后会有期》,证实《独唱团》已成《绝唱团》。

该来的总是会来,是吧,我总是奇怪,从《独唱团》的第一期发布到现在差不多也快半年了,按理说第二期也该早上市了,原来我们买的第一期也是最后一期,昨天这还是一本“文艺读物”,今天它已经是珍藏版“文物”了。《独唱团》刚出来的时候,虽然很不顺利,但也算是见着天日了,让我曾经弱弱的认为一贯便秘的有关部门是对韩寒有特殊关照,现在看来在有关部门面前,每个愚民都是平等的。

活着从西藏回来了

经历了3000米到5000多米上上下下的起伏,经历了在纳木错5000米高原上暴风雪的不眠之夜(真的是无法入眠),见识了成群的牦牛、养羊,见识了无数躺在路上装死的牛羊马狗,感受了藏民如珠穆朗玛一样不可逾越的信仰,感受了西藏蓝天白云与激光一般的太阳,吃了这辈子最好吃的汤锅——石锅鸡,蹲了这辈子最不可思议的厕所(如果你叫那是厕所的话),站在了高耸的雪山,踏上了如宝石一样、非地球般湛蓝的羊卓雍错的岸边,有过头疼与鼻血的高反,近距离接触过了布达拉宫那3721公斤黄金与无数巨大珍宝砌成的灵柩,更在的四千米海拔的米堆冰川边上的满是原始丛林与乱石堆的山上爬了5个小时的山、差点嗝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