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时的飞行,Jet Star的飞机降落在岘港。岘港的机场和中国绵阳的机场几乎是一样的,都是mini型的,门面和汽车站差不多。
岘港是越南中部的军事重镇,但之所以来这里并不是发改委派我们来打飞机的,这点我是可以保证的。来这里是因为岘港到会安的一段路被国家地理评为世界上最美的100个景点之一。“国家地理”啊,那可是一个文艺青年装在C和A之间都重要道具啊,很强大的,很有影响力的啊,连第三种青年都知道的啊;“世界最美”啊,一个人一生能遇到有几个“最”呢?如果到了越南不去国家地理评选的世界上最美的100个景点之一,那一定是让我半身不遂地终生遗憾。
胡志明虽然是阳光普照,但是岘港却是瓢泼大雨,整个天空被阴云覆盖,一坨坨的雨点从灰色的天空飘落,哗啦哗啦的拍在地上,丝毫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明知此时打的肯定被敲竹杠却无奈的向杀猪刀伸出自己的猪头肉,我们和一群其他游客茫然地在机场,就像一只只待宰的肥猪。短短不到10分钟的路程,被要价100k。越南打的怎么就这么贵呢,越南司机是不是都是有钱人啊。
本来计划是下午去岘港的海边的,传说岘港的海滩水清沙白,非常漂亮。但,我们彻底杯具了。
人生最开心的不过“虚惊一场”,
人生最杯具的不过“早知当初”,
出来旅游最杯具的不过《雨一直下》。

到了宾馆立刻开始查天气,不查不知道,一查真奇妙:岘港未来10天的天气全是“scattered thunder storm”,我看到结果大吃一惊,那连续的10个雷雨图标就像10陀愤怒的小鸟各种姿势前仆后继地砸在了我的屏幕上。
然后继续查越南其它城市的天气,会安、芽庄、大叻等等,不查不知道,一查真奇妙:越南所有城市未来10天的天气全是“scattered thunder storm”,我看到结果大吃一惊!那连续的、排比的10个雷雨图标就像一坨坨愤怒的大鸟使用了感叹和排比的修辞手法一次次冲破了我的屏幕,从我的嘴巴鼻孔耳朵钻进我的大脑,摧残我弱小的心灵,让形容词匮乏的我不知如何形容那悲壮的心理。
来越南旅游结果天气全部下雨,那还玩个P啊,早知道我还不如自己在家玩2P。
我忽然在这一刻幡然惊醒,“早知当初”是多么强大的一个成语,无论是在“荒芜的旷野”,无论是在“干涸的河床”,还是“绵延的丘陵”,都无法阻止“早知当初”那震慑人心的yy效果。早知当初,我们就不来越南,换个地方了。
但是我们泱泱大国的群众都是有坚强的心理素质的,咱喝三鹿、地沟油长大的,这点打击我们是可以承受的,我们至少带了伞,还可以雨中逛越南。
好吧,我自我安慰,我们至少带了伞,你大爷我还可以雨中逛越南。人家雨中逛泰山写篇文章还能打入中学课本呢。
于是,我们两个傻什么什么的很3-1的打着伞出去逛街了….。
岘港有条汉江,我们旅馆出门就看见,昏黄的江水泊着不少船只,阴雨的天气下,汉江那昏黄的颜色更加昏黄了。我说,“好黄的水啊”,妹子说,“恩,好黄啊”。
既然不能玩,那只能吃了。我们根据攻略准备去一家叫“宫廷”的店吃甜品。
雨大,雨小,但雨从来没停。
雨一直在下。
DSC_0989
途径岘港的市场,顺便进去躲雨。
原以为“宫廷”这么介于牛A和牛C之前的名字,听起来怎么也应该是一家在文艺届小有成就的店面了,我在雨里纠结地四处寻找那金碧辉煌的宫殿,集万千思绪于一身地苦苦寻觅。结果让我们远道而来的中国友人失望了,岘港的“宫廷”就一街边铺面,顶多看就是个“沙县小吃”。我们的过程已经从雨中漫步变成了雨中走路,却只发现结果不是泰山,而是猫头山,于是我再次想起了“早知当初”这句成语。
最近越南通货膨胀的厉害,书上2K越南盾的甜品已经变成10K。这种地方的menu除了后面的价钱是看不太懂了,小妹也不太懂英文,我们的交流很困难。
我指着菜单上的越南文字,用英文问:这是什么东西?
小妹茫然地左看看右看看,腼腆地和我们外国人说:Yes,Yes。
我走近点,我问:你们这有人说英文吗?
小妹说:Yes,Yes。
然后想了一下,她估计觉得觉得不对,说:Ten,Ten。
然后,她拿出计算器按了个10,对我说:Ten,Ten
我残念,说:OK,OK。
一段鸡与鸭的对话在中国人民和越南人民之间就这样在友好祥和的气氛中落下了帷幕。
我们也就只有乱点了,还好甜点的话乱点的风险不大。我指着菜单,对要点的甜点用力的戳,重复地戳,小妹对肢体语言理解很好,她马上说OK,OK。
甜点上来,味道的话,很甜,可以吃,但是总是感觉有些过于甜了。
这时雨大的跟马一样,我们身上都湿了,在经过路边某XX local food时候看到里面很多本地人,立马冲进去,一是躲雨,二是看本地人多,估计味道不错。点菜依然很纠结,我们就选择了旁边本地人都在吃的东西和一杯咖啡。
DSC_0992
实际上,这个local food就是越南春卷,但是是自助式的,自己卷。店家会上一个脸盆一样大的盘子,全是蔬菜,还有一盘很薄的肉片,然后就是春卷皮了。菜很多,我们是吃不完的,觉得很浪费的。
DSC_0996
第一次知道春卷皮原来是有软硬之分的 ,要把软春卷皮的放在硬春卷皮上,然后再裹菜。下面那层透明的是硬皮,白色的是软皮,外面的硬皮包着的话就很难弄破。
DSC_0994
其实刚上菜的时候,我们俩完全傻掉:就看着眼前一堆菜叶子不知如何下嘴,我们左看看右看看,仔细研究周围的本地人如何进食,然后还是茫然…,最后估计服务员实在看不下去了,主动来给我们进行吃春卷教学…,我们内牛满面,——越南也有活雷锋,好人一生平安啊。
然后,开吃以后,我说,“这正宗的越南春卷反而不好吃,还是中国不正宗的越南春卷好吃啊”,妹子说,“我们就是在吃草啊….”
那本地蔬菜的味道特别重,和大中华区的青菜的口感完全不一样,而且鱼露(开始我们不知道是什么)的味道特别腥臭,但是周围的本地人看着吃的都很开心…。望着这面前的一大堆吃不完的蔬菜,我不免对李时珍充满了敬佩之心,要写出《本草纲目》这样巨作那得吃多少这奇怪的蔬菜啊…
倒是那个咖啡让我们非常喜欢,看上去那咖啡只有杯子底那么多,很少一点,但是味道特别浓,加了很多冰依然浓情四射。后来知道这是越南最出名的滴露咖啡,一般菜单上是叫“white coffee”,确实好喝,和以前喝过的咖啡的风格完全不一样。
DSC_0999
重点还是西瓜。
最后一盘西瓜,我们以为送的,结帐的时候才知道要钱的…,越南人民这点不厚道啊。不过虽然要钱,但是西瓜甜的要了我的老命,太好吃了,绝对是我今年吃过的最好吃的西瓜,汁多爽口,回味无穷。在越南多吃水果,这总是不会错的。
但相当不理解的是:越南人为什么西瓜果盘还要送碟椒盐,你是叫我们西瓜沾着椒盐吃吗??以我有限的常识来说,好像中国人吃西瓜是吃西瓜要吐西瓜皮的,而椒盐是生活在另一个小宇宙的物种。西瓜与椒盐这种奇葩的搭配,那就是像中学上生理卫生课时一样的发现了新大陆,两个不在一个世界的物种惺惺相惜,不顾世俗的眼光走在了一起,太震惊了,太激动了。
我是一向有近视的,最近还散光,我做了眼保健操以后,发现那果盘里确实无误的放着那一盘红色的椒盐啊,分明地被那粉红的西瓜给簇拥在中间的,里面有盐巴、有辣椒,不可能是摆着给我看的啊。
我报着尝试的心态常了下中间那盘椒盐,确实是咸的,确实是椒盐,并不是长的像椒盐的餐巾纸…。
好吧,大爷大婶今天豁出去了,吃椒盐西瓜。越南人民都这么吃,说不定也有他们的道理的,我们来了越南不就是要体验生活吗。
结果,吃了以后我觉得整件事情很惨绝人寰的3-1…
从此以后,我高举马克思主义理论旗帜与三个代表思想,坚持科学实践发展观,坚定不移的相信中国人吃西瓜的方法是正确的…
回去的路上经过一家超市,不知道是不是岘港唯一的超市,规模较小,但是我们在里面找到了攻略上强烈推荐的vinamilk酸奶。vinamilk酸奶不像国内的酸奶非常稀,反而有些布丁一样的固态感觉,冰冻的时候几乎不容易倒出来。吃的话,口感真的相当好,质感细腻滑嫩,而且价格也便宜,只要1.3-1.5元人民币。
晚上回去百无聊赖,越南的电视翻来翻去,确实发现了别人的游记上说的情况:一个电视剧里所有角色都是由一个人配音的情况…. ,那个感觉真是相当的可怕,无论是男女老少、无论是谈情还是对骂,都是一个人的声音在不停的和自己的声音战斗。国内的电视剧在越南好像挺流行,好多国内的古装电视剧这边都在放,什么小燕子、五阿哥、荣嬷嬷的出来都一个腔调,搂搂抱抱、打情骂俏、左右对骂、大场面群殴,所有情况、所有人都一个人的声音,——我真觉得挺折磨那配音的人,工作压力大啊。不过,最可怕的情况是:一个美国电影,一肌肉健硕的黑人张嘴说话,结果电视里传出的是一嗲嗲的越南女人的声音….
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雨一直没有停过。虽然我被连续的10坨排比雷雨预报打击的伤心欲绝,但是我是有理想的人,我在床上依然听着雨声幻想明天越南的太阳普照岘港。

早上醒来以后,我发现现在人类的科学技术在天气的预测上是比中国男足是靠谱点的。
雨一直在下。
我们又杯具的打着伞出去了。继续找越南旅游书上推荐的餐馆,——找到以后发现又是一家苍蝇馆子,随便吃了点拿着行李在教堂前面的站台前等车去会安(橙色和黄色的车是去会安的,橙色和蓝色的车是市内的,我们两个人的车票是5W盾)。

评论联播

4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