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需要好人的国家

我最先其实是在去年看到的关于卢安克的消息,来自柴静同学的专访:

你可以在这段半个多小时的视频里看到一些不属于这个社会的精神,当时看完以后非常感慨:原来中国境内真有好人。

No Country for Good Man

我曾经弱弱的以为这样的社会更需要像卢安克的好人,我曾经傻傻的以为即使是脑残的GOV也会给予卢安克这样的人更多的关注与方便。
前段时间宁浩的《无人区》因为电影里没有一个“好人”而被菊暴,这让人以为好像我朝GOV是在召唤好人;而实际上,当真正的这样的好人、甚至可以说是圣人出现的时候,这个好人被GOV菊暴了,而且是多次施暴:

1997年10月,在广西南宁残疾人职业学校义务授课的卢安克,就被南宁市公安局扣留过护照,并罚款3000元。——要知道,卢安克在广西义务执教十几年,从未收受过学校一分钱工资。他每年三四千元的生活费均由其远在德国汉堡的父母提供,月支出不超过200元,还要节省下一部分来印制有关的教学材料,或帮助家境贫寒的学生。
2006年,签证到期的卢安克不得不又一次离开中国,这个他已经交付出了自己命运的国度。加入中国籍的愿望不过是幻想,他的实践、研究成果并未得到出版界的认可,尽管有新闻界的友人倾力相助,教育专家、名人学者仍不置一辞;而一个没有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外国人,哪怕他是白求恩,或者“洋雷锋”,也是不可能获准加入中国国籍的。
2007年,执著的卢安克又回到了板烈,继续以志愿者身份做他的乡村教师,直到现在。从2001年起,卢安克开设了自己的网站和博客:网站中有他翻译的上百万字的教育论著;在博客中,他还无私地把自己所有成熟的研究成果和作品,都张贴了出来,力求对别人有所帮助。年初,当一直躲避媒体的他再次审慎地接受采访,想满足更多人的需要时,得到的,却是来自中国地方公安部门的警告。这也是今年四月,我在板烈见到卢安克时,他谢绝我采访的原因。卢安克所做的一切光明正大,他决不会在“非法”的阴影中做任何事情

是吧,你很难理解GOV对“好人”的定义。它嘴上叫着“我是好人,我们的社会需要好人”;但下了屏幕它立马整治不符合有关规定的好人。它可以一会让你“好”,一会让你“不好”;或者表面上让你看起来好,实际上让你好不起来;这个社会永远不会说是“你好GOV也好”,只有永恒的“GOV好你才好”
这是卢安克被关闭的Blog上的话:

我不是本国人,还是去管一些外来人不应该管的事情,使得本国人有些难受。为了不伤害你们的自尊感,我是不应该管留守儿童的事情。但如果我放弃,我的学生又很难过。这种矛盾只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不让外面的人知道,就没有人因为我的行为而难受。

“难受”,你说为什么有人会难受呢??因为:

@ranyunfei: 真正好的NGO和志愿者的存在,你完全按法律来做,也不批评政府,政府依旧如坐针毡,其因为何?因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对政府的巨大对比,这个杀伤力无论怎么估计也不过分。卢安克的遭遇应该如此来看才看得清楚。

所以在天朝做个好人你不能只埋头做好事,你要偷偷摸摸的做,而且切忌做的太好,切忌好的无法无天,你做好事之前应该做一个彻底的可行性分析调查清楚是否会触及“相关部门”的敏感神经、是否会让有些人“难受”。有些人一“难受”起来就喜欢乱爆菊。就卢安克的Case来说,他只能自认倒霉了,只能怪他实在是“太好了”,好的让人开始联想,我都一开始无法联想到为什么有些人会难受,更不要说是一个纯种好人了。
我朝不需要卢安克这样的好人,因为卢安克的做法不符合我朝特色,没有反映出天朝GOV的英伟强大,甚至让一小撮思想复杂的反动势力怀疑我朝GOV的威严;我朝需要的是好狗好奴才,我朝需要的是威震宇宙的面子和脸皮,——虽然往往最要面子的人就是最不要脸的人。
看过《老无所依》吗,换到中国也许应该是这样的:There is no country for good man, not in China.

评论联播

5 Comments

  1. 很明显课本没有印刷XX主义XX思想,所以派对怒了。
    在天朝做好人是要招雷劈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