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生这些年所见雷人事件(很黄很暴力)

在豆瓣上看到的,爆笑啊,很黄很暴力,各种成人器官强势登场,相当少儿不宜。

当医生这些年所见雷人事件 (转)

Story. 1

某日中午,夏天,太TMD热了,我吃完午饭,躺在值班室的床上正打算睡会,就听见外边一中年男性的呻吟。正在想来病人了,午觉睡不成了,一女的就凿诊室的门。
匆匆披上大褂,开门一看,我震精了。此女长的相当之漂亮,年纪30上下,穿一件睡衣(吊带裙那种的),凸点不说而且相当之透(貌似没穿NK)。身后站一秃顶中年男性,痛苦面容,也穿着睡衣,用手捂着下面。
我赶忙问怎么了,此女顿时脸红,男的说下面受伤了。我一看男的睡裤上并没用血,估计不是刀伤之类的。然后问怎么弄的,此男支支吾吾不说,倒是那女的很放的开,说:他刚才跟我XXOO的时候弄伤了?
我:什么?XXOO弄伤了?
女:是啊。
我:这样怎么会伤呢,伤哪了?
女:我也不知道……
然后将他们领到治疗室,男的脱下裤子,我带上手套提起此男YJ,然后看到冠状沟下方有一个1cm不到的皮肤裂伤,创口边缘不整齐,明显不是割的,是撕开的,出血倒是不多。也难怪,此女太X感了,男的还能不卖命吗?不过这么热的天气,唉——我也硬了。
我:你用多大力气,这里都被你撕开了
此时此男放开了
男:不是,我是暴 暴暴 菊花 的时候给弄的
我:……
我:这个要缝合,这里末梢神经丰富,很疼
男:大夫,不打麻药的吗?
我:我打麻药也是一针,缝也是一针,反正怎么都要疼的
男:那算了,直接缝吧
然后拆包,消毒,换手套,铺洞巾,持针器将针夹好…………
然后就听无比惨烈一声惨叫(抱歉,我这里只能用惨烈形容),缝合完毕,然后将绷带一圈一圈的绕起来,这时问题来了,这个YJ不硬的时候是自然下垂的,无法保持站立的位置而我需要这个位置,只好找来个纸杯,将底去掉,套之,大家可以想想这个画面……
此病例告诉我们,菊花不是乱暴的,一定要暴,一硬度够,二润滑够。

Story. 2

某日,上午,一老爷子领着她孙女,孙女说她肚子疼。
我:多大了
孙女:14
我:疼多长时间了
孙女:好几个小时了
我:躺下,我看看
然后此小姑娘比较胖,肚子挺圆的,但绝不是胖的那种圆,我诧异,听诊器听之,不好意思,我又震精了,胎心(医学术语,就是胎儿心跳的声音),复听之,胎心,绝对是胎心。
我:大爷,您孙女怀 怀怀 怀孕了
大爷:什么?你怎么当大夫的,不要满嘴喷粪,我孙女才14……
此后是长达10多分钟对我的人身攻击以及谩骂
我:您先不要着急,不行先查个尿妊娠试验
大爷:好,如果不是我弄死你(大爷很彪悍)
我:先去卫生间留尿吧
然后两人离开,我长嘘一口气
约莫几分钟的样子,保洁员冲进我办公室:X大夫,不好了,有个女的把娃娃生厕所了
我:(×&……&%%¥……%……&

Story. 3

某日午夜,救护车警铃大作,迷迷糊糊,披上大褂爬起来。
然后看见120医生将车后门打开,很费力很费力的在从车上往下抬人,我正在想多胖啊,需要这么费力的说,赶紧过去帮忙。
太不好意思了,我又震精了,发现是两个人在一个担架上,一男一女,男的在上方女的在下方,没穿裤子的说。
好不容易将俩人挪到抢救床上,生命体征检测一切正常。松一口气,至少目前没事。
我:这个这个,你们怎么回事?
男:大夫,实在不好意思,让您见笑,我们在XXOO
我:XXOO?!不好意思,那你打算还要在这里继续么?
男:不是,大夫,我们 我们在山上的树林里XXOO,然后她的P股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后来我发现我出不来了…………
我…………
然后我探头过去看了一下,我硬了,什么立花里子,什么饭岛爱,什么武藤兰,在现场直播面前全部都是浮云,浮云
估计是女的YD痉挛了,又加上紧张,所以男的就出不来了,然后让护士扎好液体,镇静之,肌松之
费了好大的力气,总算是出来了,然后此男一句话让我彻底崩溃
大夫,实在实在不好意思,TT留在里面了
我:(×&(&……&……%……&……%
此病例告诉我们,野战可以,我不反对,还比较有情趣,但首先,请评估周围环境。

Story. 4

某冬日清晨,我由于值夜班,正起床写交班记录,然后看到有3个人从我诊室门前路过,但路过的姿势很怪异,是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一个游戏叫排火车,他们是以这样的形态过去的。
正诧异呢,他们有折回来,一老年男性一探头:大夫,急诊看病是在这吧?
我:恩,在这,您怎么了?
老年男性:不是我,是我儿子。然后回头:赶紧进来
我又不好意思了,我再次震精了
只见一老爷子在前,一老太太在后,一30+男性在中间,然后老爷子和老太太手执一床单,床单从那男性两腿间穿过,然后老爷子和老太太用床单兜着那男的下面。
我很奇怪,问:这是怎么回事?
男:大夫,我受伤了(表情极其痛苦)
我:别着急,坐下慢慢说
男:要能坐下就好了,我还是站着吧
我:哦,那说说伤哪了
男:伤下面了,是这样我下班抄近道翻墙,滑了一下,就骑墙上了,当时疼,但也没当回事,一宿过去发现肿了。
我:哦,那脱下来我看看
诸位,当我看见的那话儿的一瞬间我只觉菊花一紧,并且蛋疼,是看得我真的蛋疼。
我只见他两腿间一个红色的排球
一点不夸张,是排球。上面的血管的分布走行异常清晰。
我用手指轻轻的触了一下,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
我:小X,赶紧请泌尿外科会诊,×&…………%……%&×
然后我们医学有一个诊断,叫
骑跨伤
这个病例告诉我们:人要成熟,多大岁数的人干多大岁数干的事,墙不是乱翻的

Story. 5

急诊常见病,自杀,喝农药割腕吞金各种花式~ 当然我那时候呆的急诊内科,跳楼和上吊没看到。
1.王牌杀手百草枯
曾经很传奇的救回来过一个17岁的小男孩,打工,和爹妈吵架,就操起瓶子喝了一口。
按理说,百草枯无色无味,剧毒无解,不过事后他跟我们讲:呸,骗人的,一喝进去老子的胃就翻江倒海,立马就吐了!
事实证明,这一吐拯救了他,送到医院也很及时,半小时左右,马上泥浆水洗胃(因为科里没备白陶土,主任亲自去门口绿化带挖了点土)。
百草枯真是忒毒,他洗胃吐出来的东西,不小心溅到了一个护士MM的脚背上,夏天凉鞋,皮肤马上变色了= =
然后就是长达一个月的血液灌流,期间出现很多精神症状,对医生护士打啊骂啊吐口水啊是家常便饭,不过大家都蛮同情他和他爸妈的。
最后,这孩子终于清醒了,我们问他干嘛喝那么毒的农药,年纪轻轻为啥寻死,他说:TMD那个农药贩子害死老子!! 买的时候他说这药不毒不毒,就一般药力!!老子出院第一件事就要找他单挑!

Story.6

某日午饭后,急救车警铃有大作,我严阵以待。
送进抢救室后是一青年女性,但此女一直在重复的嚷着4个字:我要日 B
然后整个抢救室里一直不停的回响着:我要日 B 我要日 B …………
旁边站一男的,问之是他老公,只是说头晕
第一反应一氧化碳中毒,但是秋天,而且屋里没炉子,而且是天然气,怎么回事?嗑药了?
问了半天,男的只是说女的中午蒸了几锅馒头
然后此女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赶紧镇静之
详细问,最后道出昨日男的看见有人推销炉盘上的据说有聚火节能之功效的聚火盘,购买后使用
我想坏了,天然气燃烧不充分,一氧化碳中毒了
立即高压氧之
回来之后女的已经清醒,但只能用“衣不遮体”来形容了,然后很“暧昧”的给我说了一句话:大夫,刚刚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医护人员当场石化
这个病例告诉我们,天然气燃烧不充分也要形成煤气的,初中化学要学好。

Story. 7

还是急诊的,某个夜里的,很晚了,我坐在一边打瞌睡,老师在一边看东西。
然后来了一男的,40多岁,一脸平静地进来后在我们面前坐定,说:医生,我看病。
老师问他:你哪儿不舒服嘛?
病人:我JJ痛。(我在一边瞌睡一下子就惊醒了~)
然后他脱了裤子,老师就给他检查.
然后~~~老师从他的尿道里面取出了一根40多公分的钓鱼线……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追求异样的快感是要付出代价的~另外我一直很纳闷那个病人怎么可以用那么平静的表情一路走来,而且很镇定地说出 我要看病这几个字……牛人啊~

Story. 8

有一个19岁的小姑娘,外来务工,和男友吵架喝敌敌畏自杀。
在乡卫生所已经洗胃,不过可能操作不当,居然把吐出来的东西都弄到背上,结果被毒药烧得满背的燎泡。
送来的时候人还行,整个背惨不忍睹,全背紫红,大大小小的燎泡,大的10公分直径,小的也有一串串的,我那个13兮兮的上级医生说:小X,你看像不像红豆布丁啊? 当时真是心里踹他一百遍。
我帮她把燎泡里的液体抽出来,敷药,每天要搞一个半小时 X 2次,每次都弄到崩溃。
后来检查发现她怀孕了,40天左右,我们劝她出院就去把孩子流了,毒药、解毒药这么一大通折腾,孩子畸形率太高了。
结果,小姑娘特深情又淡定地望着我们:这孩子是我和他的,我们爱她/他,这是我们自己的孩子,你们就不用管了~
圣母得让我没蛋都疼了,她男友还在一边特柔情地与她对望。。。
现在的孩子是不是都被电视剧毒害太深啊,这是演情深深雨蒙蒙呢!

Story. 9

那是好多年前,我还实习的时候了
一少男夜间SY,被家人打扰,大惊,结果用力压住怕家人看见,然后…断了(皮肤没破,里面断了)
结果还不敢说,疼到半夜,肿得不行,告诉家人,家人送来了
当时值班的几个男的一场兴奋,奔走相告之…(内部相告)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随便打扰别人SY…

Story. 10

某日晚间,急救车又警笛大作(为什么又是急救车,因为我天天跟它打交道)
到抢救室后见一女性,30左右年龄,老公陪同。只见此女面色潮红,眼神迷离,答非所问,
检查之生命征平稳,松口气。
问:怎么啦?
老公:她吃了点药
我:药,什么药?
老公:猛药
我:什么药来着?
老公:猛药,勇猛的猛。就是路边夫妻用品店买的,本来说晚上办事,她按说明吃了两片等了一会不起作用,然后又吃了两片,还是没作用,然后就吃了一板,就成这样了
我:药盒子呢?
老公:给,这个就是
我接过后详细审视:无厂家,无成分,只有简单药品使用说明,上印刷着一金发碧眼、衣着暴露之海外女性热血青年,旁书:猛药
我诧异,估计此药含精神类药品,导致病人幻觉,走到病人身边打算仔细看下瞳孔,忽然、突然、我一不留神,被那女的一个熊抱,然后热辣辣在我脸上一记热吻。
我医护人员及她老公当场石化
此时,此女在旁嘴里哼哼唧唧,诸位想象一下当时场景。
立即洗胃,补液,利尿,导泻之
次日查房,此女已清醒
我:怎么样?
女:谢谢大夫,好了
我:还敢乱吃药不
女:我下次不吃这么多了
我:以后不许吃,(×&×&……×&……%&……
此病例告诉我们,世上本无**,无良奸商一面粉片子忽悠之,恶毒的时候加点致幻剂。
药不是乱吃的

Story. 11

还见过一个吞金自杀的老大爷,但是他吞的是。。一条金项链。。。
我说大爷你是不是旧式小说看多了啊!这吞金在现在还能死成么!
拍片说已经进了肠子,没法胃镜取了,就干脆灌了点麻油下去,后来还顺利的拉出来了。
如果不顺利的话肯定要开刀,自杀医保不报销的,全部自负,估计这大爷又得再死一回。
这教给我们,没事别玩儿自杀游戏,成本太高了!
别说搞自杀的大半都是想吓唬下身边人,就是真想死的,很多抢救了一半就特别不想死了。
最后就是被抢救的医疗费用搞得想再死一次

Story. 12

前几天浙江《都市快报》上的真实新闻。
一男一女两人在路边打车,因为是高峰期,很难打到,所以男的就跑到路对面打,让女留在原地打。终于男的在路对面打到了的士,就招呼女的过来。那女的在穿过路中间绿化带时出了意外,路中间的绿化带是花池形式,里面比外面要高十多公分,那女孩子从绿化带出来跨过绿化带栅栏时,因外内外落差大,外面一脚不小心踩空,身子不由自主的坐下来。这可是八月天啊,女孩子穿的是裙子,而绿化带栅栏是木质的上面带尖的那种,正好坐在上面,当时人血就流下来了。男朋友立即跑去抱着上了出租车送到医院。在医院急诊室里就看着那血从顺着腿流下来。几位扫地的大妈还说是不是小产了,怎么多血。后来旁听了她男朋友向医生陈诉后,说听了都替那个女孩疼,最后急诊会同妇产科医生联合进行了止血缝合。
这个新闻告诉女孩子们夏天,特别是穿高跟鞋时,千万不要随便穿绿化带,跨栅栏,真的极危险

Story. 13

末日夜间,急救车警笛大作(我实在不想再码这几个字,但又怎么开头呢)
一女性,30左右,裙子被鲜血染红,陪同一男子。此女长的那叫一个沉鱼落雁,那叫一个闭月羞花。
立即检查,血压80/60mmHg,已经失血性休克。
补液,查血常规,血型交叉配血
赶紧检查,会 阴 部刀伤。
用纱垫赶紧填塞,心疼之:如此绝色女子,谁人下此狠手。
我:怎么弄的这么严重
女:我老公拿刀子捅的
我怒视那男的:小X,赶紧报警
男的见我瞪他:大夫,不是我,我不是他老公,您赶紧报警吧。
我:病人病情严重,生命危险
然后请妇产科、泌尿外、普外科会诊
正抢救呢,只见一男子酒气汹汹,光膀子手持一利刃冲进来,跳上办公桌
醉酒男:你们TMD都停下,谁敢救她,我跟谁玩命。
我心想正主来了,马上怒斥之:你谁,滚将出去
醉酒男:我是他老公,这里没你事,你TMD最好别管,你们一对 奸 夫 淫 妇,我弄死你们,说着手舞独孤九剑,脚踏凌波微步冲将上去,我医护人员及保安以乾坤大挪移之法,将其制服。
诸位,到这里,关系应该明了了吧。
后来,此女YD与直肠贯通,YD与膀胱贯通,**锐器伤。估计刀子捅进去以后还转了两圈。唉,遗憾啊
此病例告诉我们,尊重你的另一半,不爱就是不爱了,告诉他/她,冲动是魔鬼,任何时候不要触犯法律,愤怒之时不要饮酒

Story. 14

骨科主任是个喜欢用“割你**”来威胁小病人的人,而且屡试不爽。话说有一天来了一个尺桡骨骨折的小病人,主任要查体,但小病人死活不配合,没办法,出绝招吧,“不听话小心我把你的牛牛给割了”,话音没落,一直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小病人母亲用手指戳了戳主任,很腼腆的说“她就是因为怕你割她的牛牛,所以干脆没长”。主任….

Story. 15

某周末上午,一中年男性领着一少年进到诊室
中年男:大夫,看病是在这里吗?
我:是啊,您哪不舒服
中年男:不是我,是我儿子
然后中年男对少年头部一巴掌:快跟大夫说!
我:别打孩子,哪不舒服,跟哥哥说?
少年:我把东西套DD上取不下来了
我:……
我:脱下来我看看
只见冠状沟的下方套着一轴承,上面肿胀青紫,诸位,那颜色和形状像个李子。
没错,是个“李子”
我:别着急,到泌尿外住院吧。
然后目送他们离开。
后来我回访,了解到那个轴承相当之难取啊,因为轴承(轴承就是两个钢圈一大一小,两钢圈中间放着钢珠的那个东东)乃最硬之钢材所造,用神外的电锯,最后电锯坏了。听泌尿科大夫说上端放血都没取下来,后来就转院了。(我不是泌尿科大夫,请高人解答如何取的)
此病例告诉我们,对男孩,X教育同样重要,X需求是人类的第一层需求,一位的封堵适得其反。

Story. 16

以前实习的时候,急诊的一位医生夜里值班,接到一个电话。
一男人焦急又腼腆地:你好,是XX医院急诊科么?
医生:对,您哪里?
焦急男:呃…医生啊…跟你问一下啊…我…我…我和老婆在OOXX…(沉默)
医生:……
焦急男:……那个…我拔不出来了…
医生:呃,都清醒吗?有没有别的情况?受伤?
焦急男:没……
医生:……你软了没…
焦急男:没…没软呢…
医生:那…那你先继续…看能不能……了。不行还是来医院吧!
后续发展我就不知道了。

Story. 17

某日中午,又是急救车警笛大作(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严阵之,出去一看,好几辆急救车,我想坏了,出大事了
120医生从车上抬下一个个患者,约莫8、9人,有男有女,全身赤裸,神志模糊。年龄跨度在20-40之间。
我当时心底一邪恶的小火苗蹿起:他们在开一种我只闻未见的party么?
然后120医生解我心中之惑:他们在澡堂洗澡,通风不好,锅炉煤炭燃烧不充分,一氧化碳中毒。
又见一氧化碳中毒,天杀的一氧化碳,险些毁我高风亮节。
然后赶紧检测生命征,基本都平稳。
松口气
立即将几个重(已经昏迷)的先送去高压氧之
还有几个轻的(已经致幻)送往病房(另,高压氧舱容纳人员有限,故只能一拨一拨来,非我另藏歹心也)
正将一全身赤裸的女患者安放病床(此患者已经致幻),被子捂严实,准备去取导管给吸氧,此女一鲤鱼打挺,从床上站起,对我120医生一记反手耳光:你个臭流氓
我医护人员及病房其他患者当场又石化(我又为什么要说又呢)
此女又一鹞子翻身,从床上跃下:臭流氓放开我,我要出去
成何体统,光天化日之下衣不遮体,被子捂之,压病床之,镇静之
此病例告诉我们:沐浴之时注意通风,燃气热水器或锅炉切忌安装在卫生间。切记切记

Story. 18

某日晚上,诊室里来一中年男性,带着眼镜,貌似斯文人。
男:大夫,我肚子疼
我:多长时间了
男:中午开始的
我:恶心吗?吐了吗?腹泻吗?
男:有点恶心,没吐,没拉肚子
然后我打算让他躺到检查床上,准备检查,然后顺嘴一问:下面通气吗?(这样斯文些)
男:大夫,你说什么?
我:就是放P吗?(逼着我粗俗)
男:那有的有的
然后正打算起身,但只见此男对我一个华丽的表情,然后说:大夫,您听,通气的
乒%¥ 乓×¥ 噗~~~~~~~~~~
我:……(我承认我嘴贱)
此时诊室内其他几个候诊的病人已开始掩鼻。
男:其实来的时候就有点想放的,害怕您介意,原来您不介意的啊
我:还好(其实我很介意,此男看似很斯文,人不可貌相啊)
我:好了好了,来躺到床上我看下
男:大夫,又来了,听,其实我消化挺好的
噗~~~~~~~~~~~~~~~
此P估计在那男的肚子里九转轮回,放出之后荡气回肠,持续10余秒之久耳。
我隔着口罩,都能闻见一股硫化氢的味道。
此时诊室内就剩我和此男了,我实在不能忍受这个味道了,需要立即换个环境
我:好了,到对面抢救室去,我给你检查
男的开始紧张:大夫,我是不是得大病了,需要抢救的吗?
我:×&××……&……×(
此病例告诉我们:我们医生间有句俗话,叫外科的P,内科的痰,有时如果您肚子疼,如果停止排气,估计大部分应该是外科症状了,需要到普外科就诊。在看医生的时候顺便就告诉他您是否排气,已协助医生诊断。

Story. 19

一个19岁的女生
爸爸妈妈陪着来的
尿频尿急尿痛,血尿,腹痛
面色发红,
问了才知道
把一只眉笔塞到下面去了
爸爸妈妈以前是塞到sd里面去了
我们看了之后,检查发现是在膀胱里面
于是做膀胱镜,把眉笔拿出来了。
ps:发现,**还是完整的。
追问一下病史,原来这个女孩每次看完小说之后,就经常用眉笔之类的东西塞进下面,
有时候是尿道,有时候是YD,自己具体哪个地方也不清楚。。

Story. 20

实习时,跟导师上专家门诊,有一30多岁的女人来看门诊,让进去躺好做妇检,病人毫无羞涩的脱裤子躺在检查床上,鸭嘴巴(窥阴器的昵称)刚刚进去,病人镇定的来了句:医生,我没有性生活过。我想完了完了,**被我弄破了,医疗事故啊。急喊老板来,老板进来后,问,有没有性生活,答曰:没有。再问:以前有没有过。羞答答答曰:有过一次。老板不屑,二合诊时,手指拨拉拨拉,说:这么松,只有一次啊。
我被雷倒了
当医生这些年所见雷人事件 http://www.isweetriver.com
这张照片和第一张照片连起来看…
来源

评论联播

5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