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独唱团》停刊,一个人的独唱,每个人的绝唱

韩寒《独唱团》停刊,一个人的独唱,每个人的绝唱

韩寒今天发了篇博客《后会有期》,证实《独唱团》已成《绝唱团》。
该来的总是会来,是吧,我总是奇怪,从《独唱团》的第一期发布到现在差不多也快半年了,按理说第二期也该早上市了。原来我们买的第一期也是最后一期,昨天这还是一本“文艺读物”,今天它已经是珍藏版“文物”了。《独唱团》刚出来的时候,虽然很不顺利,但也算是见着天日了,让我曾经弱弱的认为一贯便秘的有关部门是对韩寒有特殊关照,现在看来在有关部门面前,每个愚民都是平等的。
在中国工作的官场,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领导说往A走那你是绝对不能往B走的;在中国的传统教育,父母和老师让你这样做你绝对不能那样做的;我认为我在职场上没有韩寒同学这样的独立斗争精神,我也很遗憾我所接受的教育所塑造的我的不完整的人生,所以我一直很羡慕韩寒同学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看韩寒同学的杂文总是通体畅快的感觉,
因为,
从那微妙的某一刻,
我开始觉得没有什么比自己决定的人生与价值观更重要的了
我开始觉得如果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是总被代表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即使屁是臭的,但是允许每个屁民都可以放臭屁的世界才是和谐的世界
堵住每个屁民的菊花那是河蟹的世界
但是我个人有限的认知始终认为堵菊花是不对的,因为,大家总有憋不住的一天的…
昨天是韩寒一个人的独唱,今天是否是每个人的绝唱?

后会有期 – by 韩寒

各位朋友们,在此向大家证实,《独唱团》的确已经无限期的停止。本来想用精力有限等原因搪塞过去,但总觉得为了避免各种猜测,应该向大家有个交代,事实是由于我能力有限,《独唱团》的第二期乃至未来各期在均无法出版,所以特此宣布独唱团之团队解散。
文艺杂志《独唱团》于2009年年初决定开始运作,一开始是聚星天华文化公司处于市场考虑倡议开办,并投资500万元作为启动和筹备的资金,不过这笔钱分文未用全数退还。工作室开始构建《独唱团》的雏形。后来由于聚星天华公司被盛大文学所收购,所以《独唱团》的出版发行事宜自然就转到了盛大文学,盛大文学将其发行权交给了旗下的华文天下图书公司,在经过了将近一年超过十家出版社的辗转审稿以后,由山西书海出版社以丛书的形式出版了第一期,在印刷期间一度被强行叫停,由该省相关部门再度审查,出版日期再次延误,所幸最终出街。出版之后,至今实际销售了150万册,按照行业惯例,则应该算是1500万册,主要是承蒙大家的捧场和错爱,当然,还有原因就是人家只卖一个月,这个一卖就是大半年。
出版后由于被认为是以书代刊,所以相关合作单位受到牵连,为了避免牵连到市场上其他一些丛书的出版,做到完全符合国家的相关出版条例,所以《独唱团》转到了磨铁图书之下作正规刊物化的努力,但所有的努力包括已经谈定签订的多家合作方,均会在谈判完成或者下厂印刷之际突然表示无法操作,我对此深表理解,但为了防止造成误会,我也多方打听,只能说这确非新闻出版单位或者宣传单位施加压力,大家不要错怪,但其他打探都无果,可能中国相关部门相关人太多,太多人都有让文艺读物变成文物的能耐,所以具体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位朋友,我在明处,你在暗处,山不穷水不尽,柳不暗花不明,若能知晓,恰能相逢,我不记恨,但请告诉我,这是怎么了。
《独唱团》在屡次手续齐全的印刷过程中均遇到困难甚至化浆,过于浪费纸张,不符合国家关于节能减排的号召,再坚持下去,不光出版无期,恐所有工作人员和合作方都被节能减排,而且对于这些供职于《独唱团》的年轻的朋友们和读者们把青春耗在无尽的无望的等待中也没有意义,经过慎重的考虑,由于本人的失职与无能,决定无限期的冰封《独唱团》,《独唱团》的团队原地解散,留一人处理善后,公司将继续全薪供养团队所有员工半年,作为大家另寻工作的准备,所有被选用但未及刊登的未来几期稿件,《独唱团》将支付一千元一篇的退稿费用,或者作者可以选择接受一字一元的稿费价格,编辑部将负责推荐给其他优秀文艺杂志。编辑会在年前和所有的供稿者们完成后续处理,作者也可主动联系我们。
最后,感谢所有的读者,感谢所有的作者,感谢所有的主创人员和工作人员,我们的遗憾是作为一本准备时间足够被充分的文艺读物,第一期做的不够好,不幸让大家给看见了,第二期有了长足的进步,不幸大家都没能看见。需要提醒读者的是,虽然独唱团失败了,但市面上在成功销售的小开本独唱团,独唱团第二期,独唱团第三期,合唱团各期,明天独唱团等均是盗版,请谨慎购买。最后希望朋友们新年快乐,因为此事既无关死亡,也无关永别,而冬至花败,春暖花开,都是生活常态,所以并无需惋惜。后会有期。

评论联播

1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