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电视,CCAV喜报’“全年居民消费价格比上年下降0.7%。其中,城市下降0.9%,农村 下降0.3%”,其中“居住下降3.6%”。我听得真是菊花一紧,咱们全国的房价还是整体下降的嘛,也就只有所有我认识的人他们所在的城市房价涨了几倍而已!我拍手称快,党的政策亚克西!!
其实电视真的没啥好看的,最近在浙江人的熏陶下也就开始在《相亲才会赢》里找点乐子,周末看看《天天向上》,平常就摆着听CCAV唱戏好了。不过考虑到上个月电费有点贵,我还是决定尽量少听唱戏。另外,我想起了上周在Disney看的《米奇狂想曲》,10分钟的3D动画,在影院里还加上了风、水和味道的多感官刺激,非常过瘾;如果以后电视也能做到多感官,我相信一定会率先用在敏感词、敏感词与敏感词、(很多敏感词,略)…,以及敏感词上。那时,敏感词打屁我们也能在电视机前闻到扑鼻的香气啊,因为,因为党的政策亚克西啊!!
还是上网吧。网页没打开?额,好吧,哥忘了开代理了。中国的网民在干什么?大部分浸淫在x舞团、偷菜(Sorry,是摘菜)和史玉柱的抢钱游戏,有一部分在发呆,剩下一小部分所谓的“高端用户”没日没夜的和敏感词玩墙与翻墙的游戏。
我现在觉得上网很累:

  • 我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对的。也许对错太绝对、太辩证,我的智商无法判断;但我觉得还老是要我一个屁民把那微不足道的脑细胞贡献在分辨哪个SB在说假话,实在有点闹心。幸好所假话的大部分SB智商还是处于一个平均非常弱智的水平,但我tmd的真的厌烦,是烦。已经不是调侃的拿来当笑料了,同样类似的笑话可以笑一次、两次、一百次,但哥的笑点就算再低也不能老是拖咱GDP的后腿啊,越来越烦。我一想起我还每天挣钱供着这些SB来对着我说假话,我就更tmd的烦。
  • 便秘。每天那么多2B的事情,你很愤怒,但你很快发现以你排便的速度,等你粪了一个2B千千万万个2B又出来了。社会需要粪青,但我已经便秘,基本粪不起来了。感谢Party让我保持一个平常的❤,党的政策亚克西啊。

每日游离于GR和Twitter,2B和粪越来越多,墙越来越高,充斥着2B、粪和墙的文章让人疲倦。最近退订了一堆东西,对Twitter的浓度也越来越淡。现在GR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围观韩寒的文章看他精彩绝伦的骂人。屁民在网上,娱乐永远是最重要的主题,不是装B的料没必要拿个梯子到处一脸严肃地找装B的素材。
当你终于从墙的里面来到墙的外面,有人问“翻墙以后可以干什么”,哥现在明确的告诉你:该干啥干啥!!装B的方式有很多种,但翻墙不是,每天花n个小时去研究敏感词和敏感贴不是,每天在上班时间为了推特而推特不是。
如果你通过翻墙找到了你想要的信息,很好,翻墙工具的人生价值已经在这里得到了最大的体现,你到这里应该可以满足了;
如果你通过翻墙脱离了愚民的行列,那恭喜你,你现在应该有了更加清澈的社会价值观和蛋定的心态;“愚民”是个可高可低的概念,就让我们简单认为是为不那么轻易被忽悠、对问题具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价值观的个体吧。
其实做愚民没什么不好,一根筋的按照亚克西的思路最省心省力,落得个轻松与快乐。其实人短短那么几十年,追求快乐才是最重要的,眼前的快乐、长远的快乐,简单的快乐、高级的快乐,大众的快乐、精英的快乐,都是快乐,做好屁民们的本职工作,照顾好自己的家庭那就圆满了,高兴了就来唱个亚克西,不高兴了就调侃调侃、发发牢骚,实在不行了就使劲找朝鲜的新闻和照片看。
阮一峰最近在Android的许可证问题上纠结了,他在这篇文章里谈到了和Android许可证不相干的人身攻击问题。其实蛋定的来看,阮一峰完全没有必要在人身攻击上浪费时间,更没必要为此激动地愤怒,活到这么大一把年纪,应该早就明白这个世界的傻B的浓度是不会这么简单的被稀释的,很多事情本身就没有绝对的对和错,特别是在Blog界混的只要是带点论点倾向的言论总会惹到这个或者那个,而当你真的开始较真地去和傻B讨论问题的时候,你就已经输了。并不只是屁民需要亚克西的,屁民看了亚克西拍手称快,所谓的精英们与高端用户们,看了亚克西也能找到自己的笑料,大家都需要亚克西的精神。
真相与自由的追求都是痛苦与永无止境的,保持好心态、把握好度才是最重要的,庸人自扰何必呢。
PS: 贴图为Disney灰姑娘城堡,千里迢迢扛了一个三脚架的人身价值终于得到了体现。

附赠视频一枚:警察抓小偷

评论联播

14 Comments

  1. 忠实读者了。好文章。提个小错误,那个应该是灰姑娘城堡(Cinderella Castle).还有,能加您的twitter么?

  2. 哥为啥要翻墙?
    哥原本只是在走路,走着走着撞到了一堵墙,哥透过墙缝瞅见了Google推特,瞅见了武藤兰高数玛利亚,这好比在高墙之内舔着香蕉皮的狒狒看到了墙外的香蕉,哥的本能和智商决定了哥的行为——找把梯子,得到哥的香蕉之后,哥很纳闷啊,哪个2B的把哥围在墙里舔香蕉皮啊?回头一看哥就震惊了,墙里居然也有不少香蕉树,只不过香蕉都被住在树顶上的狒狒吃了,地上的狒狒们高呼着亚克西争抢树上狒狒吃剩丢下的香蕉,一些强壮的狒狒还能吃到些半截的,大部分p狒狒们只能捡香蕉皮吃,树顶狒狒和地上强壮的狒狒为了能不断的有香蕉/剩香蕉吃,联合起来告诉p狒狒,你们能舔到香蕉皮,是和树顶狒狒的正确领导分不开的,目前世界都处在水深火热中,只有我们的香蕉林蓬勃发展,但是目前香蕉树还处在初级阶段,所以只能让一部分狒狒先吃到香蕉,最终带动所有的狒狒一齐吃香蕉。为了阻挡p狒狒们的视界和脚步,树顶狒狒建起了高墙围住了香蕉林。于是p狒狒们日复一日的舔着香蕉皮,喊着亚克西,辛勤培育着香蕉树。
    从那天起,哥再也不曾喊过亚克西,但哥仍旧是个p狒狒,翻墙搬来的香蕉也不足以果腹,哥仍旧舔着香蕉皮,培育着香蕉树,郁闷的时候哥会画圈圈诅咒墙或是香蕉树的倒掉,无聊的时候哥会爬上东面的墙头看看海对面的香蕉林,想要寻开心的时候哥就爬上东北的墙头看看另一片香蕉林,传说那儿的香蕉树上长出了榴莲,那儿的p狒狒们只能舔榴莲壳,那儿的树顶狒狒吃榴莲酥。。。

  3. @M@ 多谢支持和指正。另外,Twitter不是QQ,follow和unfollow是不需要审批的,╮(╯_╰)╭。
    @aha 韩寒的Blog….

  4. 翻墙能干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没有墙的生活才是一种常态。中国人吃饭自然是用筷子,但偶尔也会用到叉子,如果一个人来问我,吃饭用筷子就足够了,叉子能干什么?我仔细想想的话,说不定能列出包括叉他菊花在内的100种用途,但这样的解释有意义吗?
    对于一个筷子控来说,即使知道叉子的1000种用途,也不会去改变他的使用习惯。但偏偏就有一些自扰的庸人,觉得筷子总有不足的地方,于是他们就挣扎啊,于是他们找到了叉子,对于喜欢挣扎的人来说,即使叉子被扔到了墙外,也不妨碍他们弄到叉子。
    但是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本该在餐桌上的叉子飞到了墙外?
    我更想问的是,为什么大部分人放弃了使用叉子?
    人们有选择筷子或是叉子的权力,或许,墙的最大用途是让人们习惯于只有筷子的生活,放弃选择叉子的想法。
    有些人说,墙外有更精彩的话语,有事件的“真相”(之所以打上引号,是因为墙外的“真相”也是良莠不齐的,但在墙外至少我们有判断的权力而不仅仅是被灌输)。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知道了这些话语,知道了真相又如何?我曾经把巴脸花儿放给一些朋友看,得到的反馈一是好可怜啊,二是社会就是如此,你又能怎么样?
    “你又能怎么样?”
    “你又能怎么样?”恭喜无处不在的墙,你们的目的达到了,墙内的人们已经习惯了沉默。统计局可以肆无忌惮的发布假数字,CCAV可以不着边际的发布假新闻,地方政府可以指哪拆哪,因为他们知道,“你又能怎么样?”,当然他们还知道,墙内仍有“一小撮”,于是广州特警演习的假想敌变成了“闹事”民众。
    有些人质问我:“你又能怎么样?”,的确,我能怎么样?我不能像许志永、浦志强、刘晓原律师那样走在维权战线上,不能像谭作人先生那样为枉死在地震人祸中的四川学生挺身而出,不能像刘晓波先生那样为了理想承受11年的牢狱,不能像冯正虎先生那样独守在国门外三个月……
    社会上处处是墙,民主与专制之间的墙,局域网与互联网之间的墙,法治与官治之间的墙,而恐惧和沉默每天都在造就新的墙,一夜之间,行人和倒地的老人之间筑起了一道墙,私家车主和搭车人之间筑起了一道墙。当你和别人谈及64,GFW,当你伸出手去搀扶老人,当你为焦急的拦车人打开车门,一定有人对你说:“等等,你不怕被抓/被骗/被钓鱼被……吗?”
    当你指出墙的存在,人们说“你又能怎么样?”
    当你尝试去推那些墙,人们说“你不怕……吗?”
    对于互联网的这堵高墙,我无能为力,我只能告诉周围的人如何去翻越它,并不是墙外有多好,而是墙本不该存在。
    对于社会上那些高墙,我更无能为力,只有保持清醒独立的思考,而不是去添砖加瓦,希望它有朝一日老去、倒掉。对于那些敢于拆墙的勇士,也请你不要吝啬一张明信片,一条黄丝带。
    对于身边那些墙,我会站起来推倒它们。蜷缩在墙内或许是更好的自我保护方式,伪装起来或许会更少碰壁,但是伪装久了你是否还记得原本的样子?
    哥选择“好地狱”而不是“伪天堂”;哥也许算不上理想主义者,但也决不沦为犬儒主义者;哥还会一如既往的翻墙,信任他人,寻求公正;一如既往的上班糊口,看动漫,打游戏,玩数码, 在不快乐中寻找快乐;
    哥就是个庸人,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5. 文章里大量的敏感词··不知是手动还是自动的呢···
    最近发现土豆很杯具··得刷新页面N次才能播放得了视频··不然只能看见那个土豆脑袋上的毛疯狂地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