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背景是柏林墙

前两天,我在办公室向各位小盆友宣传微博和新疆事件的一些问题的时候,一位小盆友举手发言,“是不是GOV越不让你看什么,你就偏要看什么啊”。哥哥我当时楞了一下,没有回答。是的,哥哥我最近无聊想向“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宣传一些天朝的一些奇怪的事情,——自己纵使有各种信息来源但在现实中却没有一个人能和你分享,而这位小盆友的提问彻底让我明白了,在天朝,我是属于“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我被万恶的互联网说迷惑和唆使了…..
前段时间,唯一能够和我进行思想交流的小盆友离职走了,……….,剩下的我在每天与墙的战斗中感受到了墙的伟大……,——偌大的办公室、偌大的公司里,知道什么是Reader、知道什么是flickr、知道什么是墙、知道什么是微博能有几个人呢?我可以站在公司岗亭,问每个经过的人谁是郭宝峰,问问网易和新浪的IT频道前段时间为什么挂掉,——我可以肯定的说知道的人很少。中国号称3亿五千万网民了,可是能够获得和我等同的信息的人有多少?除去脑残的小P孩、除去思想活在上个实际的我们的父辈,再去除各种闲杂人等,墙后的人我觉得应该是<=1千万的(或许太高估了),——再或许Twitter上有多少中国帐号就以为着有多少墙后的中国人吧。
除了每天从墙后被动地接收一些“被”的消息,在现实中,我们能做什么呢?如此一小撮的反动分子在伟大的墙和Party面前能做什么呢?网易在被和谐后挣扎出了个“被”专题,可是如此精心策划的专题却上不了主页,只能放在某些奇怪的角落。而我则不断的从Twitter和 Reader上看到的郭宝峰的消息,已经麻木了,全国的郭宝峰多的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靠捐点钱、寄点明细片能救了一个人吗?即使救了能有多少意义呢?—— 能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呢?墙里的人有多少知道呢?——也许我是太消极了,但是现在我看到的是《V for Vendetta》里没有任何希望的前夜。
鲁迅先生原来弃医从文,现在说来可能有些夸张,但我觉得这个情况多少是类似的,墙外的人该做的事也是同样的:不是能救多少个郭宝峰,而是能影响多少墙内的人,能让多少人注意到墙的存在,如何让更多的人站在墙外
而今天Twitter的Host IP再次(请注意,是再次)被封了,——一个服务在短时间内IP被封掉两次,国内类似服务统统被qj或阉割,这充分的告诉我们:这个时代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对现在环境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都是虚幻的。看到一句tweet觉得真的是很无奈的有理“这年头,没被和谐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互联网的”,—— 我再次愤恨自己为什么是搞IT的!!!!
回到主题上,“是不是GOV越不让你看什么,你就偏要看什么啊”,说到底,是自由。一个同学在QQ上说“你当美国就自由了”。我只能说,绝对的自由是不存在的,任何自由都是相对的,任何自由也是有限度的,你不能自由的走到走廊上就去QJ扫地阿姨了,扫地阿姨也不能因为今天想起来了就到你床上舒服一下。但如果你在某国内博客服务的帖子内容中写了大于等于两次的“代理”两个字就会被提示“请不要提及低俗内容”的时候,当世界上最优秀的图片服务告别我朝的时候,当各种不和谐的声音在墙内都听不到的时候,当某些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在“被代表”后发出了几声叽歪的质疑而走进铁栏,各种本国群体性事件却只能看到外国媒体的报道,当全国电脑被要求装上过滤了加菲猫和无数敏感词的Green爸,请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样的和谐社会?这是何等的崇高的自由?我不是偏要看什么,我只是不想被代表,我不想被思考。

其它的为什么:

1. 媒体是什么? 来源:可能吧

上个星期网易科技和新浪科技都被叫停了几个小时,原因是发布了一篇某领导人儿子涉嫌贿赂的报道。搜狐或许因为信息稍微滞后,又或者编辑的觉悟足够高,而没有报道这件事。
通读该篇报道,一般人是不会想到某领导人的儿子的,因为报道里只提到企业的名称,很少人能立马反应出这个企业和这个儿子有所关联;而即使知道了这个企业和这个儿子有所关联,知道了这个儿子的关系,也很难马上反应出这个儿子就是那个爸爸的儿子。

后来,网上传闻说新浪科技和网易科技各一位编辑“被”离职,这2位编辑很冤枉,当天下午北京就下起暴雨告诉了我们这一点。
作为编辑,或者说媒体工作者,知识面理应宽广,但宽广到知道每个领导人的儿子叫什么名字、在什么企业、是什么职位、儿子的儿子叫什么名字、在什么企 业、是什么职位……这个或许并不是全球媒体工作者都理应储备的“基础知识”。这2位可能“被”离职的编辑只能说是给后来者带来了警示:贵国媒体工作者必须要有超强的记忆力,记住所有领导人的儿女、儿女的儿女、儿女的儿女……的名字,不然就等着回家吃饭吧
新闻应该公正客观地报道事实,这在贵国目前很难做到。在贵国,微博客都要集体被维护,你怎样奢望新闻能客观公正呢?在贵国,你的一举手一投足一言行都有人类或非人类盯着,你怎能要求新闻客观公正?
网易最近做了“被”时代专题,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专题“被”从新闻首页撤下,只能低调地传播。一个如此客观地反映社会事实的专题都不能公开传播,试问新闻何从谈起真实、公正?
如果说敏感词是一条大道,贵国新闻工作者只能在狭窄的小路里寻找素材,或许他们会曲笔,但有这种想法却无法实现的人有多少?像《南方都市报》这样的报纸又能存活多久?
媒体不是客观事实的传递者,而是所谓主流思想的喉舌,至少在贵国是如此。

2.  Twitter没被封又能怎么样?来源:Howard’s Startup Game

我们的互联网里,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被”荒唐”二字给拖累了。
当美国的程序员在讨论google wave的时候,我们的程序员却在忙着为抵制绿坝奔走呼告;当硅谷的创业公司在探索创新模式的时候,北京上海的创业先锋们正在周期性地为无法访问 youtube、twitter而四处发牢骚;当北欧小国的创业公司研发了一个又一个精彩纷呈的网络应用时,我们泱泱大国最聪明的一群子民却因为 google被判低俗而哭天喊地;当最新的技术创新成为全球Blog热文的时候,天朝的blog热文却是《xx种突破GFW的方法》,《穿墙带Tor指 南》。
我们身边的荒唐事件似乎太多了一点,正是这些毫无价值的荒唐事件,占据了我们讨论的中心。的确,网民们利用集体力量取得了一定的”民主”成果,但是,中国互联网的创造力,也正是在这种周而复始的荒唐话题和荒唐流程中而被逐渐拖垮。
twitter没封又能怎样呢?讨论来讨论去,都不过是这些荒唐的事情而已。唯一的区别只是,今天的事情比昨天的更荒唐,明天的事情会比今天更无耻。

3.  局域网 | 来源:可能吧

今年发生的事情注定要被记录到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史上,相比去被称之为“网民年”的2008年,09年中国互联网发生了更多的奇怪事件。说奇怪也好,说不奇怪也行,有些事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不想多说,有些事我们忍气吞声不能去说,有些事我们被迫着一定要说。
说得太多,后果就会像今天Twitter上被锐推的短篇小说一样:帖子刚发完,敲门声响了。所以我打算以图片的形式展示,我们正在建设全球最大的局域网。

一、国内微博客集体回家吃饭

1、饭否

7月7日,国内最大的微博客饭否网打出通知说全站不能更新消息,预计10日恢复:

但是,到目前为止,打开饭否依然能看到以下情景:

2、做啥

另一个微博客服务做啥主动或被动维护:

3、嘀咕

新兴微博客服务嘀咕也进行了维护:

二、外国的web2.0网站也回家吃饭

1、Twitter

6月3日-6月5日已经被迫离墙吃饭的Twitter,这一次已经离开我们10多天了:

让人感到讽刺的是,各大门户的科技频道都在报道这个我们无法触及的东西,这是一种凄凉,还是一种冷幽默?

2、Youtube

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很早就离开了我们:

3、Facebook

SNS也无法躲过:

4、Friendfeed

Firendfeed是一个具有创新意义的服务,可惜它同步的东西太多了,知道得太多了:

5、Picasa

Google的免费相册服务Picasa几天前就无法访问,由于DNS解析出来的IP不同,有些线路的用户依然可以打开。
李开复博士那么有底气地说:80%的用户访问Picasa是没有问题的。这句话是正确的,因为20%用户来自中国。

三、谷歌继续阉割

对比Google.cn和Google.com的搜索框下方:

1、Google.cn:

2、Google.com:


自从多个有官方背景的媒体争相报道谷歌“色情门”事件后,谷歌做了很多太监工作,这回阉割得让人心痛。英法庭称,Google无需为搜索结果负责,但是,这里是中国。

四、网易和新浪碰壁

因为这2大门户的科技频道纷纷报道了一桩贿赂案件,2个门户的科技频道被叫停了数小时。
中午1点多打开网易科技是这样的:

是什么可以让一个科技频道消失?谷歌墙内搜索告诉你:

Cnbeta上某篇文章的热门评论也可以告诉你:

五、其它

1、iTweet.net过半访问数来自中国

itweet.net是一个英文的twitter网页客户端,但过半的访问量竟然来自中国:

为什么?

2、Dabr过半访问数来自中国

和itweet一样,这是个英文的twitter网页客户端,大多数访问量也是来自中国:

为什么?

3、Google Insight of Search告诉你最近流行什么?

某个关键词的搜索量飙升:

相关关键词的搜索量:

六、还有什么话要说?

没有更多话可以说,也没人替我说话。我不是贾君鹏,但我被迫回家吃饭。

4. “关注新疆75暴动”论坛被要求关闭 来源:http://culture.chinaguideblog.com/archives/xinjiang-forum-closed.html

今 天晚饭前网警突然来访,态度十分友好,十分有素质,主要目的是和我来交朋友的,谈话进行了10分钟,论坛也因此而彻底关闭.看来任何境内人士想设 立讨论关于新疆暴动的论坛都是不可行的,哪怕你的主机是在境外,我们的网警是神通广大的,你在网上的一举一动都会被记录下来(只要你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为此我深感新疆的网警们需要进行培训,提高业务能力.我注意到警官手里的2张A4纸,随便看了几眼,自己在论坛上的笔名发帖都有详细记录,包括本博客的网 址和论坛网址,还有自己详细的个人信息.所以警官没有问我太多个人问题,我猜想他们早已掌握.
和警官的对话中,他无意中说”有什么个人想 法可以发到个人博客”,于是我大胆地猜想个人博客发表意见相当于写日记,网警是默许的,最多是墙了你也不 会来找你(我的博客昨天下午被墙掉),但今天警官只谈了我的论坛问题,而没有提到我的这个博客,尽管我清楚地看到博客的网址就打印在那白纸黑字的A4纸 上.但是论坛看来是严禁的.
鉴于我已经是被注意的对象,尽管这个博客已经被墙.我也被迫要自我审查后再发帖,我承认第一次面对警察(便衣,态度很好)找上门,我有点害怕,声音都有点颤抖,对于国家机器,我心存恐惧,我不知这是因为自己内心懦弱还是因为第一次碰到经验缺乏所致。
我打算多练习练习英文,多抨击抨击土耳其之类招惹我伟大祖国的鸟国们,我相信这是不会违反政策的!
上网需谨慎,发帖要当心,BIG BROTHER IS WATCH

5.  我们的海风!!

评论联播

23 Comments

  1. 当那个小盆友还在为生计奔波,他并不在意被什么,
    当他衣食无忧,甚至还贷款在5环买了套房,他就更不自已被什么了。

  2. 看完了 唯一的感觉 就是你在刻意炫耀什么 你知道的那些东西并不能说明你比别人高明多少 高估自己的人 总是要想办法证明自己的价值 有钱的人会去炫富 漂亮的人爱出风头 像你这样要什么没什么的 只能在这里炫炫这些无聊的东西了 你以为自己懂得很多 非得要说出来才痛快 可这样只能看出你的浅薄 无知

  3. 楼上的.这这篇文章炫耀什么了
    在你眼里似乎体制对你关怀是毋庸置疑.
    在网上骂别人很高明吧?
    写博客动因就是为了要传播自己的价值观,不想说出来写个鸟啊.

  4. 《动物庄园》是本好书,或许你看过,仍然要推荐下,每每读起,彷佛是在看当代史。
    附老白评论一篇:
    http://www.douban.com/review/1005912/
    (另:我的几个VPN全都熄火了,谁能告诉我what’s happening?)

  5. 我一谈政治周围的人就说我愤青,我一骂GFW朋友就不理我。哎。
    其实我非常健康向上,但有些事情(比如墙)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说得对,最后居然是自以为掌握真理和真相的我们变成了“被蛊惑的一小撮人”。
    然后看着群众麻木的生活状态,以及对咱冷漠的眼神。
    无语。
    咱俩加个好友吧,没事聊聊天呵呵。QQ386409343

  6. 我刚从墙外的世界回到墙内的天朝,发现过去垂手可得的一些东西突然变得遥远了起来
    哎,老祖宗的名言’堵不如疏’ 想必很多人都忘了…

  7. 其实,很多本不低俗的内容被和谐,是不是应该理解为:“因为我们的GOV太过于低俗而这些内容被判低俗”…
    值得一说的是,爱国并不需要爱GOV,尤其是一个想方设法阻止群众明白真相的GOV..
    有些事情也不坦白比掩饰更适合。
    我还是继续翻着看吧..

  8. 一位用心去看世界的人最终总是痛苦的,因为他们早早的看透了这个时代或者这个“和谐社会”的本质,可是他们无法改变,没能力改变,于是他们只能承担时代落差的痛苦。中国人,以及我,你真的快乐吗?

  9. party,你的前人为你流血,你的先祖为你牺牲,你的父辈为你抛了头颅,可是你睁开眼睛看看!看看你的儿子都做了什么?你的初衷是为了人民,你的原本是为了快乐,可是,你的儿子却让你的血白流!让一代人为你拼搏一生的成就抛弃!让你的子民离你而去永不再归来!

  10. 政府应该是为我们服务的,不是决定我们干什么的,我们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只要是法律不禁止的!

  11. 过了一年多才看到你这篇文章,但时至今日依然觉得很有现实意义。现在也越来越多人开始了解到墙了,也越来越多人会翻墙了(特别是苍井空开博后,不过这也反映了中国人已经娱乐至死了),希望推倒这面墙的时候可以早日到来

  12. 期待能見到推倒了牆的中國。
    或許,那一天會和柏林圍牆倒下的日子一樣重要。

  13. 这几天空闲看了一遍魔戒, 你这篇内容和兽人魔族为魔戒的权利而疯狂咋这么相向呢? 如果权利就是魔戒,持有权利的正是魔族,为了美好的家园,想办法毁掉权利而不是争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