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ama对话前后、内幕、小道消息

Obama这次访华,热浪已经从1一个月以前就开始在国内升温,黑色旋风在美国减弱后又在国内强势登陆。

对于Obama的期待

Twitter上关于#obamacn的讨论也很热闹,相关言论基本上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

  • Obama,你快来解救苦难的中国人民啊!
  • Obama,奥巴马,求求你去趟新疆吧!新疆网民期待你!
  • Obama,你要分清GOV和人民啊!
  • Obama不是来解救中国人民的,而是来走秀的!
  • Obama来的目的是要赚中国人民的钱!
  • Obama,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其实不论最后言论的走向是如何,Twitter群体对于Obama来访是有期待的,从#obamacn的热度可以看出推上的人很热衷于这个话题。
美国是一个言论比较自由的国家,人权问题也是自古以来中美关系的一个症结所在。作为一个纯洁的孩子,我小时候到长大,对于最憎恶的正直,也是耳濡目染的听得美国对于中国人权问题的纠结而怎么样怎么样。我当时的想法是:美国tmd的一傻×,人权你大爷的干嘛啊,哥不活的好好的嘛,周围歌舞升平,什么狗屁人权问题,一天到晚在那里和我们泱泱大国过不去。我相信这也是现今天朝绝大部分人的想法。
然而长大以后发现:现实在某些方面不像我想的那样美好,甚至是残酷,最为悲凉的是这残酷隐藏在GDP和“和谐社会”之后。很多故事里的悲剧完全可以发生在我们周围每一个人身上。
推特群不是对Obama这个人的期待,而是对于Obama身后美国在人权问题上一贯的立场的期待。
而为什么寄望Obama,这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天朝环境的恶劣:自己说不出的话不妨让一个更有影响力的人说出来。


@艾未未 大叔(不认识的自己去Google),我觉得他的一些话完全可以代表推特群希望表达的意志

我写给奥巴马的文字在美国的新闻周刊上发出,要求奥在中国重申人权问题。三是得知11月11日我获得了德国“卡塞尔公民奖”,一份给中国所有的要求公平正义力量的荣誉。
不是向奥巴马要人权,而是提醒和行使每一个公民的参政义务和权力,奥是来与中国政府做生意或是来交换利益的,这个交易里必然会涉及和触动你我的利益,这是个人对 正直权力施压的机会。

对奥巴马的提问:你知道GFW吗?你认为我们应该能使用Twitter吗?

到了Obama上海学生交流的环节,终于推特的意志通过互联网传达到了现实。Question to obama from the internet: Do you know about the great firewall and should we be able to use twitter?
当我在whitehouse.gov/live直播中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简直是虎躯一震啊。原因有二:

  • 这个问题里有两个敏感词,而且是非常敏感。
  • 更重要的是这个问题来源于网络。网民的意志并不只体现在网络上,已经越来越具体、越来越明显地、通过阻隔地渗透到我们的生活。

反应

公众

Google 热榜上升最快关键词 http://flic.kr/p/7g2rvz

推特圈

“奥巴马让更多的中国人知道了 Twitter 和网络审查,也算没有白来。”
“绝望中让我们看到了网民挣扎后的希望,努力带回的现实 ”
“没白在美国大使馆吹风会嚷嚷一大通 #GFW 和 #twitter ,没白费七成多的用户投票关注网络自由。 #obamacn”
“对话结束,整个过程中“中国人民”被代表4次,“台湾人民”被代表1次,唯一有资格代表美国人民的,代表“美国人民”0次。”
“我的乐观看法:中文twitter用户的意见已经有机会透过传统媒体表达了,twitter在帮助建立中国公民社会。说脏话的人在破坏对话,破坏公民社会的建立。”

网络媒体

这问题出来以后,很快,网易、新浪、QQ和凤凰都先后就此段敏感问答单独发了一篇文章。疯狂的是,这文章的标题居然带有敏感词。
没等到更多的人瞻仰到此文章的时候,网易那篇文章就已经挂了。“网易关于奥巴马回答防火墙和Twitter的页面,存活了27分钟。”
当然,尸体已经被取证。

外媒

外媒不是傻子,都知道这个问题下面的含义:

  • 卫报:Barack Obama criticises internet censorship at meeting in China (有中文翻译,推荐)
    一位Twitter用户写道:“我忘不了这个早晨;通过不稳定的网络连接,我听到了关于我们的自由的讨论,而只有外国领导人才能讨论这个话题。 http://guardian.yeeyan.com/guardian/69001

中国特色

自嘲

“相信全球媒体看到昨天奥巴马在上海演讲安排的最后桥段后,在今天的北京媒体见面会之前,都已经写好了关于舆论或者网络自由的稿件。而这会现场记者们正在忙着删除他们最渴望刊发的文字。可以想象他们嘴里在抱怨:没有任何爆点。”
“你好!奥巴马总统 我是新华社的记者 我想知道我可以问什么?”
“ 这是中国ZF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网易关于奥巴马回答防火墙和Twitter的页面,存活了27分钟。”

学生?

据小道消息,能提问的 “学生” 们都已在此前集中训练,集体吃住。而直播过后,几位现场提问的“学生”的身份也立刻被人肉出来了:

  1. 第一位向奥巴马提问女“学生”程x,共青团复旦大学委员会研究室常务副主任;
  2. 第二位男“学生”黄立x,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团委书记;
  3. 第三位 钱文x,“06级本科生”,上海交大密西根学院学生党支部副书记。

这些事情哥都懒得评论了,这是中国特色的常态。
哪天如果“学生”真的是学生了,这些事情没有内幕、没有内定、没有排练、没有代表了,那我觉得倒是值得评论下了。
最后,BS下这些“代表”,特别是那些自称“representative”的。

Mr. Tao Weishuo

“24岁的复旦研究生Tao Weishuo对华盛顿邮报说:我完全不同意奥巴马的说法,我认为中国人有网络自由,我们可以自由评论当下的社会事件。 http://is.gd/4WqNn”
这其实和国执委会主任张福海表示中国不存在新闻出版审查制度是一样的(链接需翻墙)。但是性质更恶劣一些:官方的意见我们都知道,一直都那样;而以清纯学生弟形象出现,在外媒面前如此振振有词,让人反而觉得更加恶心。
然后这位同学在复旦BBS上自报家门,“陶韡烁:我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的情况,这就是我,一个复旦人,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员的选择” 。如果过段时间这个链接打不开了,大家自己Google吧。(后话:靠,哥的文章发布没半个小时,这个链接就挂了,尸体在这,可以继续围观:http://docs.google.com/View?id=dgrg4q87_59gtb23b6f
“我觉得我们现在上网还是挺自由的,向人人网这样类似facebook中文版的网站我们也能上”,就这一句话,哥就不说啥了,傻B到这种地步也都tmd的不容易了。居然人人网“也能上”你就高兴了,你就自由了。而且你都说到Facebook了,你咋不再加一句为啥Facebook不能上啊?
还有,这傻×说话完全是tmd的不负责任,关于问题里的两个关键字“防火墙”和“Twitter”你知道是什么吗?你知道这两个关键字后面有多少故事吗?一点功课不做,就出来做“出头鸟”。人,可以傻,但是不能不负责任!!!
另外,哥最烦那种老是拿几十年前和现在比来比去来说事讲道理的,你咋不和几百年前、几千年前比啊。以前的事你可以讲,但是请不要这样定义:以前的不好,现在的比以前好,所以现在好了。以前让你吃屎,现在让你吃一半,你就开心了?狗屁逻辑。如果大家都满足今天比昨天好,都停在今天不停yy昨天,那我们tmd永远不会有明天。
这位 Mr. Tao Weishuo,个人鉴定他的行为和他的名字果然一样,“太猥琐”!!也许,他不是装傻,是真傻。

上方,上房,还是被人上?

“16日晚上海90位访民到钓鱼台宾馆准备欢迎奥巴马,其中42人被抓,被软禁在南站救济站,没有人身自由,请关注 http://is.gd/4WOmk” 需翻墙
“美国总统一来访,景方就紧张地召见不同证件者,这说明他们内心承认这些人是为自由而斗争的对抗者。”
“哈佛美国女孩洋秋菊朱莉(Julie Harms)为自己的未婚夫刘士亮到北京上访多日无果,今天下午2点40分,在美国领事馆等待奥巴马到达时,计划递交一份写给自己校友奥巴马的信。被三名警察拦截住,押上警车。目前正在朝阳区大麦店派出所进行盘查中。”
上面信息纯属转载,如不妥可以认为是谣言。
不,这一定是谣言!!!

CCAV呢

The 7 p.m. news broadcast of CCTV is the most influential in China, reflecting the official government line and serving as the main source of television news for most people outside the major cities. But Obama’s arrival in Shanghai was not even the lead story — it was seventh in a line of stories that began with one on President Hu Jintao returning from the Asia 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forum in Singapore.
When CCTV did mention Obama’s visit, well into the broadcast, it was in a story of less than a minute that just noted his airport arrival and his meeting with the mayor of Shanghai. There was not a word about the forum with students, which the White House had billed as the marquee event of Obama’s first trip to China.

注意粗体字。可以认为CCAV直接忽略掉本次对话了……..这就是天朝对本次对话的回应………

来自外媒的更多内幕

请阅读:The Globe and Mail –  China restricts Obama’s Q&A
内容过于精彩,哥意译部分内容:
天朝官方本来决定不对此次问答进行直播,而White House却是希望Obama这75分钟与学生的对话可以通过CCAV进行直播。但是由于天朝apprently害怕Obama说出一些没有打过草稿的东西,拒绝了White House的要求。
这次对话差点被取消(The town hall was almost cancelled completely, but the two sides reached a last-minute compromise)。但双方在最后时间达成了妥协:在上海本地电视台进行直播,在新华网、凤凰网和一个香港网络上进行网络直播。
美国政府同时也计划在Twitter上对此次对话进行直播,于是天朝同意决定在当天对上海高校开放访问Twitter网址。
文章同时提到了克林顿与布什前两次访华的直播中,都“called for China to allow greater political and religious freedoms”。所以此次可能对Obama来访有更多的敬畏。
学生的人数也是双方的争议之一。美国政府原本期待有1000个学生参加对话,但是“Chinese authorities reportedly wanted only 50 carefully selected students to take part.” 最终双方达成妥协:将有500人参加。
Those who sent in questions via the State Department website seemed more concerned with persuading Mr. Obama to deliver a tough message to China’s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 on the need for more democracy and freedom of speech. Many anonymously pleaded with Mr. Obama to make a statement against expanding Internet censorship in China, known locally as the Great Firewall. “We need Twitter, we need Facebook, we need google.com. We need a free, open and equal Internet,” read one plea on the State Department site.
China has the world’s largest population of Internet users, with an estimated 300 million people online. However, the government blocks access to Facebook, Twitter and many other social-networking sites, as well as thousands of other Web pages it deems politically unsuitable. Google has also run afoul of the authorities at times, ostensibly for making it easy for users to find pornography. 这里还提到了Google
CCTV has censored Mr. Obama before. A broadcast of his inaugural address in January was abruptly cut when Mr. Obama praised those who “faced down fascism and communism” in the past. Mr. Obama’s warning that “those who cling to power through corruption and deceit and the silencing of dissent know that you are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also never reached CCTV viewers.

最后

最后,我觉得没有比艾未未这句话可以更好的能结束这篇文章的了:“尊严不是来自遗传和施舍,是来信念和坚持;道路的曲折不足以成为不幸,跋涉者的软弱和放弃却是。

评论联播

11 Comments

  1. 奥大叔离开后。咱们依旧“全国人民都很幸福”,然后美国非常“水深火热”~
    1000学生跟500学生压根没分别。。反正都是“代表”,可能500位“代表”好找点~~如果能学生自发提问了,某位勇士一吐心中不快,事情过后估计这位勇士要倒大霉了,但这情况永远不会出现在咱朝,想丢丢鞋,送送死都没门~~
    咱们还是继续过幸福生活好了~~

  2. 呵呵,一直以来我很喜欢sweetriver的网页和文章。但是,这篇文章中将言论自由和改良的期望寄托在一个外国总统身上的想法有些单纯了,我们要始终铭记政治尤其是国际政治中没有所谓的“正义”与“公正”,有的只有永恒的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

  3. @骑墙我觉得没有这样的观点吧?从文章刚开始的推特一些代表言论上就表现了“期待 – 认知 – 观望”这样的态度。而且最后艾大叔的那句话我觉得这个观点还是很清楚了啊,——“尊严不是来自遗传和施舍,是来信念和坚持;道路的曲折不足以成为不幸,跋涉者的软弱和放弃却是。”如果各位有这样的错觉,可能怪我没写清楚吧。

  4. 有句话很适合送给这位陶先生:“
    梁启超先生说:其能奴颜卑膝乞怜于权贵者,必能悬‘顺民’之旗箪食壶浆以迎他国之师.”
    从历史中我们可以知道,d性大过人性的结果是可悲的。。。

  5. SweetRiver同学,今天你发春了吗?你想当可能吧第二,还是想成为饭否般的烈士?想发春请参阅牛博和嫣部落,以免被叫去喝茶和劳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