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看破红尘,今天却又莫名起来的想出来发发牢骚了~~。原因是因为看到一推:“刊发《网瘾少年进训练营半天后身亡》报道,《南国早报》副总编刘原被撤职。报道原文:http://bit.ly/11FCKd 刘原告别博文:《和八月一起离去》。http://twitzap.com/u/Nng”。
其实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许志永、谭作人、艾未未、李蕊蕊、上访、ZF公信力等问题我都不说话,因为我不想我平民百姓的生活硬是和天朝最不能谈的正治扯上关系,不想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不想像@amoiist一样被召唤到去参演Prison Break,也不想收明信片。我虽然看得到听得到,但一切都是不能说的秘密,我也希望遵循着权力所制定的规则,希望做一个平淡的人

但作为不谈正治的普通人,我是相当的费解为什么类似报道网瘾的编辑能被撤职的事可以一直不断的发生在这个神奇的国度。网瘾从原来的人人喊打到现在出现质疑的声音,原来的陶教授变成陶叫兽,网瘾应该说正在得到一个更加理性的认识。而报道这样一篇真实的、具有代表意义的、能震撼人心的新闻,换来的是丢掉编辑的饭碗。这到底是不符合那条法律法规和政策了?哥很费解 ╮(╯_╰)╭
刘原在他的博文中表现的很平淡,没有任何激烈的言辞,但背后的伤感和痛彻象六月的雪一样昭然、冰凉、刺骨。“我说,就这个事情而言,我于自己的良心没有亏欠。我是干净的,坦荡的”。其实在天朝,哪个编辑不是处在同样的纠结呢?每个网站背后都有一大堆数不清的被和谐的文章,我挺同情他们的,编辑每天的最重要的工作现在变成了审查敏感词、联想敏感词、联想敏感词的亲戚和兄弟姐妹,而在第一线的新闻工作者究竟有多少东西是不能拿出来的?我们甚至不知道有些东西为什么不能拿出来,因为我们的联想能力实在太有限了~~。
依然就事论事,网瘾这个东西,在国内变成一个热议的话题,最近也看到很多更加理性的文章和报道,而刘原同学这件事,让我感到了网瘾在国内不过是场闹剧,也更让我感到了国内新闻和“公信力”的软弱。如果报道网瘾这种事情可以被撤职,那可以想象我们现在周围的新闻被阉割到了什么地步,可以想象我们的话语权在什么样的程度。一切不过是浮云,一切不过是游戏。游戏中,有些玩的很开心,当然也有些人被玩了。
让我觉得悲剧的不是有人被玩,而是游戏本身的公平性,参加游戏的选手,——无论是正义还是邪恶,都一直都要和终极的、看不见的、无敌的、而且是可以随时秒杀你的Boss玩躲猫猫,对在新闻界的选手来说,这无异于自己强迫自己一直强奸自己的职业操守。刘原选手因为报道网瘾被辞退,我一直无法在原报道上找到任何正治的身影,也无法联想到什么不能说的敏感词,——或许是我能力太差无法理解敏感词的法海无量。只能希望刘原选手一路走好,我们一直在围观。另外剩下的选手请继续更加努力的强奸自己,因为你们做的还不够。
刘原的博文中还有一句来自程益中的话,“在现今的拆那,已经没有人能在故乡生存”。刘原说他听了以后“豁然了”。我看了以后不知道是也该释然,还是更加的绝望。我只是在想:我们的生活到底是由谁决定的?

  • 是由国家的主人吗?那肯定不是我们,因为我们总是“被”代表的。
  • 是由那传说中的“一大撮”吗?那为什么我和某些人总是”被“代表的“一小撮”?
  • 那只能是尚方宝剑了,一纸红头文件,所有不和谐的妖魔鬼怪立刻现行了~~?留下的是和谐的、绿色的地球,剩下的是我们“被”生活了

评论联播

1 Comment

  1. 刘原被撤职传闻不实 南国早报南国早报网特别说明
    http://www.ngzb.com.cn 2009年08月27日02时11分 南国早报网-南国早报 点击复制地址
    近日网上和个别媒体刊登南国早报副总编刘原因刊发网瘾少年被殴致死文章被撤职的传闻并不属实。实际情况是事件发生后,广西有关部门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广西各媒体均及时跟进报道了此事,并未有新闻单位相关领导被撤职之事。而刘原同志(07年9月竞聘上岗)是在今年7月的年度任职考核中,考核票数未达标,因此不再担任南国早报副总编和早报网总编职务。
    南国早报 南国早报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