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会上瘾吗?关于色情成瘾的10个等级,看你有多淫

来源Cracked
翻译SweetRiver
我不得不说,这个题目太诱人了。而且最近沸沸扬扬的网瘾热议,我在看到原文以后立马产生了翻译的冲动,但我马上后悔了,——这文写的真是太tmd的长了!!冲动是魔鬼啊。
应该说文章的内容还是很有意思的:作者做了一个关于色情是否让人上瘾是实验,邀请了一堆淫虫看能多久不看A片、A图、A书。结果呢?文中自己看。
而且更有意思的作者本人以前演过A片!!!在这个话题上相当有发言权啊。
需要说的是,中间有很长一段都是作者对色情是否会上瘾的辩证讨论,不感兴趣的可以直接看下实验结果、以及最后的色情成瘾的10个等级,比对下看自己是不是够淫,——纯属娱乐。
再说下翻译:

  • 本文里的色情是对应英文里的“porn”,有些地方我保留了porn没有翻译。这个色情主要是指看A书、A图和A片,不包括打飞机、做爱等直接对性器官产生刺激的活动。
  • porn addiction:翻译为“色情成瘾”。
  • 翻译了本文以后,我又学了好多英文关于打手枪的俚语….。

其实Wikipedia里也是有关于porn addiction的说明的,无聊的人可以继续深入研究
最后,不要忘了投票!!!

色情也能上瘾,你开玩笑吧?

让我们来做个试验。先别点这个链接,里面有个裸女,额,实际上是两个裸女。其中一个是网络色情巨星Luba Shumeyko…

Luba Shumeyko

而且两个都光着屁股悠闲地躺在床上哦,只要你点点鼠标就可以看到她们高清无码图哦,有图有真相哦。但现在千万别点,我们在这里正试图证明一个观点。

最近,有小鸡在议会上就色情成瘾的问题做证词。所有的热血的男性网民们都在嘲笑哪些古怪的、极端死板的、恪守宗教信条的人,这些人正在毒害我们的政府。我们都在想这些鸟人是不是到时候会说:色情是异教徒的巫术阴谋,甚至色情是恶魔从地狱的第二层传到网上的。

porn demon

我当然会和热血的男性网民站在同一战线,但我也注意到我现在所打开的6个FireFox标签页中,其中有5个是色情网页

但是,“成瘾”这个词有点太可笑了吧?我的意思是,如果要和一位女士谈话,那你肯定会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点击上面的裸女链接,而这时如果你想想有两个光嘟嘟的女人躺在床单上互相爱抚,那你的内心多少都会有点焦躁。我相信你们有些人完全是出于好奇心点了上面的链接,然后发现打开的并不是裸女图。不过,这张图真的是裸女图,千万别点

luba2

其实我是想证明这个理论有多么的荒谬。依靠网络和我人数也不少的读者的力量,我集合了差不多100个志愿者,这些人都是淫人,都经常看色情东西。现在如果简单的问他们是否色情成瘾,那就象用蝎子擦屁股一样没有意义。没人希望听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是不好的,更没人希望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认作是自己的某项缺陷的标志,——对于这种情况,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为自己进行辩解。在网上这么多年,我从来没见过哪个鸟人成人自己是色情成瘾的。

Krunkass12: 嘿,我刚启动了HL2,我第一次玩,很爽哦。我现在要去换内裤!
RckJmsBtch: Cool. 明天把我内裤一起拿了。说到内裤,我觉得我需要对我的jj和手采取隔离措施了,——我tmd的色情成瘾了。
Krunkass12: 啊,我也是,被色情的皮鞭抽打的我好爽。

另外,网上自由主义盛行,以致任何反对色情的人都会被马上打到伪君子、焚书者(译者注:book burner,不太确定这个翻译)和狂热传教士的18层地狱,与Fallwell(译者注:美国著名的保守派牧师,曾在电视上公开反对同性恋、…)、本拉登和网络圣经新约福音传道者Jack Chick一起坠落吧。

gay is evil
译者注:其实上面的漫画是福音传道者在讽刺同性恋:同性恋=恶魔。

另外,我以前认识一个吸烟8年的女人,每天她都说自己可以毫不费力的就把烟戒掉。似乎瘾君子总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是瘾君子的人。

知道她真的试图戒烟的时候,她才发现她已经上瘾了。

关于我色情是否上瘾的实验

这就是我所作的事情。我在募集志愿者的时候,我告诉他们他们只有一个任务:戒淫然后我们就看看这些人到底可以忍受多久不能上网看A图、不能在硬盘上放A片、不能到柜子里翻A书的日子

如果有更好的度量色情成瘾的方法,我tmd的还真不知道。

我们在两周以后暂停并收集结果。你猜这些人做的怎么样?想想你自己会怎么做?

这是你在本文最后一次看裸体Luba的机会了,这次真的没骗你,有毛有真相,是不是不点不行了?

luba3

实验结果如下

也许我现在应该说明我并非一个受过训练的科学家,但不管怎么样,结果如下:

一共94个样本淫人,其中52个人(55%)只坚持了不到一个星期

是的。把精神力量放在拒绝2D的平面色情,在失败的时候还要接受公众的认知,这里面有些人可能在骗人,但他们中坚持超过一个星期的人还不到一半。

其中24个人甚至无法坚持超过3天。(译者注:我cao,有这么淫吗?真是天外有天,淫外有淫啊。)

在94个淫人种,我们有一个28人(30%)的中坚小组没有任何问题坚持到了最后,在本文发表之前,他们还是porn-free的。其它人,66人/94人,在强大的无码的糖衣炮弹下屈服了。

关于实验的细节

惊讶吗?

我有点。但我觉得哪些志愿者更加惊讶。他们的原始数据和评论在这里(译者注:原文链接已经失效)。这里是中途退出率的曲线图:

pornoffgraph

具体细节如下:

“Porn”,根据本次试验的目的,定义为“任何你在打完飞机以后就瞬间失去兴趣的图片和视频”。(译者注:这个定义很强大!!

只有经常看色情东西的人才能被接受作为本次试验样本。这是比较合理的,比如对于一个研究尼古丁上瘾的实验,一般只会接受烟民作为实验体。

任务失败”被定义为实验体有意识地点击或者查看色情方面的东西。偶然、快速地瞄到色情东西的话,比如邮箱里的色情spam,是不算数的。否则对于成天在A图泛滥的internet中徜徉的男人来说,结果会发生误差的。

译者注:上面的图都是说明色情spam很多,非目的性的看到这些东西不应该算作任务失败

好,在你准备去发表反对意见之前,你可能会问:

1. 你不是说是100个实验体吗…

我们有96个志愿者,还有2个人没来。其中92个男的,4个女的。

特别注意下,女性在禁欲方面比男性要强得多。3/4(75%)的女性到现在还是porn-free。

2. 你真的觉得这些结果是有效的吗?这不过是个网上搞的匿名实验。

没错,所以你是在这里(一个搞笑网站)而不是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看到这个结果。是的,这些人都没有照片、用的假名(一个对于色情方面的研究,而且参加人员都是使用Johnny Hard On和James Bondag之类的名字,会让某些专家抓狂的)。

和你在网上看到的其它东西一样,这些都是可以值得思考的,但记住:色情成瘾的人喜欢撒谎,所以可能他们并没有真的坚持那么久,真实情况可能比上面的数字更糟。就像我说过的,没有人喜欢别人指责他们已经对自己的爱好上瘾,没有人喜欢别人告诫他们放弃自己的爱好。我很容易的想到有些志愿者其实失败了,但却不承认。我不相信会有任何人一直保持着porn-free但却撒谎告诉我他失败了。

所以,这难道不是说,真实的结果可能更倾向于色情会成瘾的结果吗?

还有些人会说,一个对于色情成瘾的调查当然会吸引那些怀疑自己对色情已经成瘾的人,所以使得结果发生偏差。但你其实也可以说另一面,对于色情成瘾的人当然不希望参加那些不让他们接触色情的调查。

3. 很多人对于戒淫没有任何问题,这证明色情不成瘾。另外,我曾经有一个月无法上网,我自己也活的好好的…

地球上没有任何东西是100%上瘾的。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认识一个人,他曾经在一年里三次吸食可卡因,最后他觉得并不喜欢。

我的实验结果看起来好像是在说:色情没有Colombian pipe candy容易上瘾,但比吃玉米棒子上的玉米粒,色情更容易上瘾。也许色情和咖啡因是在一个级别上的吧,我不知道。你们自己试试戒淫就知道自己有多淫了。

4. 自慰是身体机能需要,性欲是一个再正常不过、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你怎么能说它是“瘾”呢?

与以前的情景喜剧 “Master of Your Domain” 中的Seinfeld那集不同(译者注:Seinfeld是美剧“Master of Your Domain”中的一个人物,在1992年11月18日爆出的第5季11集中,George Costanza在打手枪的时候被他老妈逮住了。于是George, Jerry, Elaine and Krame在剧中开始了比赛——看谁能忍受最长时间不打手枪),这次实验并不禁止自慰。 那个在议会作证的小妞说的是:色情让人上瘾,而不是自慰让人上瘾。自慰是生理需要,不让参加实验的志愿者自慰会对实验结果造成偏差,——而我并没有这么做,参加实验的志愿者是允许自慰的。

是的,我很清楚porn主要都是用来帮助自慰的,但我觉得早在porn的时代以前我们就开始自慰了。所以,既然实际上你身体本身是不需要porn就可以进行自慰的,那如果你不看porn就无法打手枪,这就说明你真的tmd的是色情成瘾了。

另外,不管是色情成瘾还是其他什么瘾的,那“成瘾”的潜台词还意味着:如果放纵自己的话,欲望会不断膨胀。一个人可能需要porn来自慰,那porn也反过来让他想自慰,他想自慰的话又让他想要看porn。结果这就形成了一个在肉乳和男性荷尔蒙不断膨胀中的死循环,有意思的是,互联网也可以说是这样一个循环。

或者这么想:即使是在一个食品极度紧缺的国家,如果你看到有人靠卖印着食品的图片赚了数十亿美元的话,那你肯定觉得这个世界疯了。点击我们光屁股的Luba图片也并不会让你就能把Luba按在地上X爆她。这就好像真的女人在另外一个大陆,而你只是自己在插你自己。

5. 所以,人们喜欢porn,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是“上瘾”了。为啥我们现在不管什么东西都要安个“瘾”字才爽?我喜欢看《指环王》,那你就能叫我是《指环王》的瘾君子了吗?

单纯的喜欢与好像有强迫症一样的不做不行那种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这就像“想要”和“需要”,是不一样的。比如,我喜欢穿牛仔裤,如果可能的话我会每天都穿,但是我的工作不允许我穿牛仔裤,我连续三年一件牛仔裤都没有穿过,但我并没有因此感到焦虑。我并没有成天桌子前面坐立不安的,老是不停的去想着牛仔裤,也没有老是挣扎着拒绝衣柜里的牛仔裤。

John在试图戒烟的时候几乎得把他绑起来,还有一个人在牌桌上输了2W美刀以后在泰国色情市场上卖了自己的孩子来还债。这真的是“瘾”。如果你的脑袋发展到有强迫性了,让你不停的反复去做一件事,那你基本上是玩完了。

根据American Heritage Medical Dictionary的权威解释,”是“心理上或生理上对某一物体或行为产生习惯性的依赖,并已经无法自控”(Habitual psychological and physiological dependence on a substance or practice beyond one’s voluntary control)。这不仅仅是觉得没乐子了那么简单。

注:我的假定前提是写出上面那段定义的人是不把“空气”和“食物”包括在内的,没有“空气”和“食物”的话我们会挂的。

6. 谁说色情就对我们不好了?

不是我,本文也没说过。这是完全不同的话题了。

我想很多关于这个实验的线上讨论都会这么说。“你们这些卫道士就觉得对人的身体是这么可耻吗?!!”,“他们为什么要监察自由言论和人体艺术?”。

其实这都和这些一点关系没有。我甚至不会对一张裸照提出监察要求,这仅仅是为了验证一个命题:“色情是否会让人上瘾”。

但即使是对一个没什么坏处的东西上瘾,那肯定也会被认为是不好的,对吧?那些患有强迫症的人,可能就会在离开房间的时候总去看看到底灯关了没有。碰下开关当然没什么坏处,但是这种违背常理的强迫性行为、以及浪费在上面的时间和精神都会让人们觉得这是不好的。

或者,你是佳洁士的忠实消费者,但有一天你发现其实并不是你喜欢这个牌子,而是佳洁士在牙膏里面偷偷添加了容易让你上瘾的东西,你是不是会有点抓狂?

7. “David Wong?” 你自己不是原来演A片的吗?现在你再来写文章bs色情成瘾,你这不是伪君子吗?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david wong porno

而且,only Nixon could have gone to China(译者注:这里不太理解什么意思)。

8. 人类诞生起就有色情了,为啥大家现在都在觉得好像网络色情是洪水猛兽一样的?这是不是有点用技术来吓唬老年人的感觉?

这次试验是覆盖了网络色情内容与非网络色情内容,但在你认识的人里,网络色情比非网络色情估计要常见100倍。比起20年期,现在色情成瘾会上头条新闻是因为现在网络色情的无敌的丰富。网络色情不仅像大海一样没有边际,而且不要钱,而且容易获取,而且不会出现你在便利店里买ASS杂志和你老师对视的情况。

不仅如此,网络色情可以精确的按需获取。我记得我还是14岁的时候,我看了一本《huslter》结果差点搞的我失去性趣。里面一张一张的照片全都是那种女人两腿大开、用手把B露出来的照片,镜头靠B靠的不能再近了,几乎都要看到她们的肾了。我的意思是,我是喜欢裸女的,但我的品位不是那种妇科医生一样的品位。性趣品位可以是非常特别的。

每个男人都有一个幻想,网络可以帮你梦想成真。大妈打扮成学生妹?有!想看女人打扮成要被Frankenstein强暴的Alf?有,网上全套都有!!

Alf
译者注:Alf是美国80年代里情景喜剧里的一个卡通形象,见上图。

任何让你心动的东西,你都能在网上找到。而且不用你去找,它自然会找到你….,看下面:

哈哈,我就变态,我就是收集email主题文字的。

其实我注意到的鸟事:

很多参加实验的人,在实验结束后马上进行戒淫瘾的治疗。

这些人对我来说都不是陌生人,基本上都是我在线上认识的。尽快我经常听他们开玩笑说有酒瘾、肥到绝望了、穷到崩溃了,但我从来没有听他们说自己色情成瘾了。

直到我们进行了这个实验。

从实验开始的第一个小时,就有很多人说到“退出”,或者说明天自己一个人、网速超快的情况,不能看porn实在太难熬了,——他们在说只有那些治疗中的瘾君子才会说的话,这真的让我有点吓到了。

我不想在这表现的过于戏剧化的悲观。没人需要着急去戒淫。重点是:这些人马上就把戒淫作为一个任务,做出了计划和实际的行动,——虽然他们最终都tmd的会失败的。(译者注:最后一句太精髓了。作者,你赢了!!)

一切都是寂寞无聊惹的祸

我在想那些每天忙得要死的人呢?他们呢?很多成功的禁欲人士都是超级大忙人,每天从早工作到晚。

但从常理来说,所有的习惯都是这样的,不管是好的习惯还是坏的习惯。我们吃午饭,是因为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如果你已经养成习惯:每天放学以后下午4点是色情时间,那你一旦离开porn就会很难熬,——除非你找到其它东西来填补这段空白时间。在参加实验的这些人中,他们很多都是靠打暴力游戏来打发寂寞时间的。

还有很多参加实验的人注意到:他们会比常人有更多的色情想法,而且只需要比常人更少的刺激。一个闪过的乳沟,一条紧身牛仔裤,他们一些人已经能从最平常的事和图中,发现最不平常的弦外之淫

关于porn瘾,这没有什么好讨论和争辩的。你只要做一件事就可以验证看我的实验结果到底对不对:

自己试试

我们这里有个关于戒淫的帖子,你可以来看看。或者,你可以集合下你认识的网友来一起试验下测试你们的意志力是否坚定。

关于色情成瘾的10个等级,看看你在第几级?

  1. 你发现自己经常看色情杂志、图片、视频之类的东西
  2. 比起不带颜色的东西,你更喜欢看有点含色情的东西。
  3. 你可以为了看A片、A书而谎报生病不能上班了。
  4. 你在工作的时候看porn。
  5. 有一个职位的要求就是必须看porn,你会申请并在这个岗位上工作。
  6. 你向你的朋友和家庭隐瞒你看porn的习惯。
  7. 你觉得没必要再向你的朋友和家庭隐瞒你看porn的习惯。
  8. 你在别人的葬礼上看porn。
  9. 你为了得到某人的porn收藏而杀了他,而且在他的葬礼上看porn。
  10. 你花钱来看internet porn。

好了,你为了光屁屁的luba等了可够久了的。如果你确定、肯定、一定要看的话,先确认你已经满18岁了,然后点这里吧:

警告:上班看很危险的哦

调查,看你有多淫?

[poll id=”1″]

评论联播

15 Comments

  1. 转自维基百科
    The phrase “Nixon going to China” is thus an analogy that refers to the unique ability that hardline politicians have to challenge political taboos and third-rail issues.

  2. fu*k!!就是看不懂光屁股的luba
    写这个的家伙其实很懂心理学啊。。。 = =

  3. only Nixon could have gone to China.这个算是个小典故,类似于“咱们谁也别装13好么..”“只有xx党能救中国”…诸如此类的意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