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鲁迅故居走出来,旁边就是百草园、三味书屋。

在初中课本里就学习了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位书屋》,而如今,却终于切身的站在了文章里所说的那一充满乐趣的土壤上。文章中提到,这片园子本来是鲁迅家的,后来卖给朱家了,但鲁迅也还是经常来玩。

再追忆一下鲁迅的原文吧: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
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
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
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便会拍的一声,从后
窍喷出一阵烟雾。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络着,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何首乌有拥肿的根。
有人说,何首乌根是有象人形的,吃了便可以成仙,我于是常常拔它起来,牵连不断地拔
起来,也曾因此弄坏了泥墙,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一块根象人样。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
覆盆子,象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椹要好得远。

时过境迁,穿过昏暗的灶台,走进了园子,如今在院内一眼望去,“碧绿的菜畦”倒是很显眼,其它的石井栏、桑椹、鸣蝉、黄蜂、油蛉、蟋蟀、斑蝥、何首乌等等,倒是如今也不怎么样看得到了,——当然也可能是我弱视……。 

入园的门口是一堵长长的矮墙,墙上墨绿的青苔、墙头鲜嫩的绿草,古香古色……

墙上是一片一片的爬山虎,偶真是孤陋寡闻,以前没见过这么多爬山虎群殴的场面。

应该说如今的百草园当然是无法和鲁迅笔下当年的百草园媲美了,就是一个园子,可以看的地方不多,但是自己感觉还算是有些些特色的地方。大家真的去的时候也不要先报多大的期望,想看到什么什么园林那种。 


出门过街就是三味书屋了,——鲁迅读书、玩、家里、真是一个小圈,走来走去太方便了。

再来温习一下鲁迅的原文:

出门向东,不上半里,走过一道石桥,便是我的先生的家了。从一扇黑油的竹 门进去,
第三间是书房。中间挂着一块扁道:三味书屋;扁下面是一幅画,画着一 只很肥大的梅花
鹿伏在古树下。没有孔子牌位,我们便对着那扁和鹿行礼。第一次 算是拜孔子,第二次算
是拜先生。

三味书屋还是保留了一些原来的桌椅,鲁迅刻早的故事那个桌子传说还在屋内,但是由于距离,看不到上面是否真的有那个“早”字。课堂很小,坐不了几个人,鲁迅的位置好像在课堂里是个靠角落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原来真实的位置。

书屋出来有几个砚台(应该是)和小石板,不多,四五个吧。小孩子站在那里写东西的话应该正好合适。

水缸里不知道水是有人换,还是天然的雨水,看的还算清澈,里面有游客丢的硬币。

发现这次比较失误的是光是去找那些感觉很有特色的点了,没有去拍景的全貌。用老婆的话说,光看照片别人也不知道这是哪儿。

评论联播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